Mobile menu

“洋人”称呼可带有褒贬之意? Does the term “洋人”have any positive and/or negative connotation?
Thread poster: 3Sigma
3Sigma  Identity Verified
Local time: 01:10
German to English
+ ...
May 18, 2003

“洋人”话题曾出现在“和为贵”话题中。为避免“洋人”话题被“冰棒风云”中的争执所感染,小弟斗胆在此另贴新的“洋人”话题,绝无挑拨之心,也无歧视任何种族之意,全属学术上的交流,还请各路人士宽容大量。



此课题的用意是研讨“洋人”这称呼在不同的社会里,一般人对此称呼的观点,是否有提高或贬低某人的意思?敬请各地能人提供宝贵的意见。



BBW曾在“和为贵”话题中提起有关“洋”的不同词语和解释。Kvasir兄和Bill兄也提起过“洋人”的褒贬之意。欲知详情,请参阅“和为贵”话题。小弟也在此略述各人的观点,如有错误,敬请指正。



“洋”指的是有关“外国”的各种东西或人物。“外国”指的是中国以外,但通常指的是“西洋”。 譬如,洋人,洋气,洋媳妇,洋装,崇洋,留洋等。



依Kvasir兄说,在广东或香港的社会里,“洋人”已经是一个过气的称呼,让人联想到中国帝皇时代。所以“洋人”不一定有贬低他人的意思。现今,常用的称呼是“西人”(广东话〕,即“西洋人”的短称。俗语也用“鬼佬”(广东话〕作称呼,但是个贬义词。



依Bill兄说,许多词语都可能带有种族“色”彩。但如果我们能了解词语被应用的情况和背景,那就能避免许多不必要的误会。就比如,我们可能常用“脏话”与朋友们沟通,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在歧视他们。Bill兄认为,我们常用“外国人”或“西方人”作称呼,或俗称“老外”或“洋人”。



依小弟之见,“洋人”字面不带任何褒贬之意,指的是西洋种族(Westerners)。我们也不用“洋人”指在西洋出生长大的华侨。因此,“洋人”不但指的是来自西洋的人,而显著地指西洋种族。



“洋人”的应用随着不同的时代和社会带有褒贬之意。西洋人初次到访中国时,中国人对“洋人”充满仰慕之心,尤其对西洋科技,如西洋镜,洋装等。“洋人”可说是个褒义词。



之后由于战争等事,中国人对西洋人恨之入骨,如吴三贵勾结洋人攻打明朝(小弟对中国历史不熟,请高人指正〕。中国人那时可说是对“洋人”带有鄙视之意。



小弟以为,在现代社会里,“洋人”称呼已经不带任何褒贬之意,指的只是西洋种族。但“洋”字在不同情况下,可能会带有讽刺之意。如,“你怎么如此崇洋”?这可能带有“忘本”,“不饮水思源”,或“吃里扒外”的意思。



这是小弟的浅见,还请各位高人指点。



半唐番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Y_Bill
Local time: 01:10
Chinese to English
+ ...
支持这样的讨论。 May 18, 2003

3Sigma兄总结的很好,对“洋人”一词的分析也相当妥切。



说实话,现在的中国大陆人已经较少从所谓“政治正确性”的角度考虑问题,尤其是学术或文化问题;许多人都能从社会的、历史的客观角度来分析问题,认识到社会大众的许多表现思维定势的“套语”都只能姑妄听之,不必过于认真。比如文革期间说某人是右派等于在政治上判他的死刑,但现在在网上讨论中许多网友已经可以自称“右派”而自鸣得意,而“左派”却似乎颇透着点不时髦的意思。



另外词义色彩变化最臭名昭著的比如“小姐”“同志”等词。开放之初,“小姐”是温情脉脉、礼貌高尚的称呼;现在小姐在报章上最突出的含义已经变成“性工作者”;同志是左派革命时代同道者之间的称呼,现在在港台乃至大陆已经有了“男同性恋”的意思,但这些词原本的涵义并没有因此完全失去。



与上述词相比,“洋人”不但很难听出明显的贬义,甚至可能有点雅致的色彩。而关键在于你很难为某个词本身规定以至固定其褒贬,说个笑话:假如某人被骂为“猪”,会另有人说你侮辱了“猪”,毕竟猪对人类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这当然是极端的例子,但其寓意也显而易见。



曾读过一篇英文文章,是针对某政府的,其文词极尽谄媚称颂之能事,但任何稍懂英文的人都知道那是尖酸刻薄的讽刺。



语义学中对“意义”的讨论从无定论,但语言如果存在意义,这意义一定是在语言背后,决不在其字面本身。因而在交流中保持一点游戏心态至关重要,否则“容易受伤”的一方,总是“受伤”的一方。





我同意“洋人”一词基本为中性的判断,有时候我们说“洋人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可见“洋人”可以是某领域的标准象征。



吴三桂勾结的是“满人”,满人不在洋人之列。任何中心文化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而大众容易将价值判断误认为是族群判断;比如,西方文化有“文明”与“野蛮”之辨,中国文化有“华夏”与“蛮夷”之辨,这些都是价值判断而绝非族群判断,即西方之外有文明,西方之内有野蛮;“华夏”之地有蛮夷,“蛮夷”之地有华夏。以地域族群之归属划分“文明与野蛮”“华夏与蛮夷”是“野蛮”与“蛮夷”之观念。



网络生活的乐趣在于思想的交流,请诸位以轻松的心态投入交流的游戏。



拉拉杂杂写了这么多,不当之处,请指正。



Bill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Chinoise  Identity Verified
Local time: 13:10
English to Chinese
+ ...
最喜欢听“洋笑星”大山说的相声^_^ Jul 21, 2003

“点儿丁”的新“花活”

  姜和平 “点儿丁”是曲艺理论家王决送给相声演员丁广泉的绰号。相声界前辈马三立先生也曾以赞许的口吻评价丁广泉,说他有“一肚子的新鲜玩意儿”。近年来,丁广泉在推陈出新的艺术道路上不断地实践,其成绩令人瞩目。
  丁广泉12岁开始登台,上初中时考取宣武区文化馆相声班,1964年高中毕业后调入国防工委文工团,从此便与这门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部队的那些年,艰苦的环境磨炼了他的意志,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并逐渐形成也自己的表演风格。“文化大革命”中,他当过工人、文化馆教员,但初衷不改。值得庆幸的是,1973年,他投到侯宝林先生门下,技艺得以长进。1985年,丁广泉调入中国铁路文工团,第二年又调到中国煤矿文工团。
  丁广泉到煤矿文工团前后,与石英、钟小杰共同创作了《破财招灾》、《生财无道》、《生财有术》三个段子,并陆续改编成相声电视剧,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二大伯”的称谓由此叫开。
  1988年,《中国妇女》杂志开展了一场“什么是女性的理想和理想的女性”的大讨论。他受此启发,创作并主演了反映人们恋爱、婚姻、家庭生活的集束相声《生活的浪花》。集对口相声、相声小品、化妆相声、相声剧为一体,将视听艺术结合起来,形式新颖,生动有趣,使人们在笑声中受到启发和教育。值得一提的是,在《生活的浪花》中,他初次尝试了男女相声的表现形式并获得了成功。侯宝林先生说:“我历来反对女子说相声,是因为没有女子自己合适的段子。你们的相声是个突破,丁广泉干了件大好事。”
  1989年,丁广泉受中央电视台委托,改编创作了《新编孔乙己》这个小品。由于演出需要,他从北京大学的500多名留学生中,选中了加拿大的路世伟(大山)、坦桑尼亚的加米拉、阿玛尔姐妹等。这一当初的偶然,促进成了后来的必然。自此,他先后带了10多个国家的13名学生,言传身教,终使他们学有所成,开辟了相声艺术的一条新路,得到前辈和广大观众的认可和欢迎。 教外国人说相声,是个吃苦受累的事。
  丁广泉形容其为“爬坡”,要教中国语言、北京话、相声技巧、表演和故事情节。文化背景的差异,决定了外国人说相声的难度。既然是“爬坡”,就不可能用跑百米的速度,只有一点一点地来。传统相声《八扇屏》中的一段贯口,提到了不少中国古代人物故事,丁广泉在教大山背词时,首先给他讲解了黄香、孔融、周瑜、文彦博、司马光等人的典故。在与阿琶尔合作的段子《对联》中,丁广泉也是先把对联知识讲给她听。待他们了解了背景材料和基础知识后,再背词就顺畅多了。
  就这样,他每创作一个新段子,都是抄了剧本给学生,一人一人地辅导;然后再录好音,让学生们对照磁带一遍遍地练习,直至背得滚瓜烂熟为止。初级阶段,只好如此。
  5年来,丁广泉和他的洋弟子们,一起演出了《子教三娘》、《入乡随俗》、《蝇头大楷》、《洋腔洋调》、《空中传友谊》等16个相声和小品,培养出大山、加米拉、阿玛尔、马洛(法国)、郝莲露(德国)等得意学生。另外,像美国的史蒂夫、黎马嫩的阿道夫、马西的星海、保加利亚的日夫科、波兰的何娜、秘鲁的贝利莎,、巴基斯坦的乔岚、匈牙利的高宝石等人,也给中国观众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丁广泉不仅向外国留学生传播中国文化,在生活上也处处关心照顾他们,使他们在异国他乡能够感到温暖。这些洋学生学艺的课堂,就设在丁广泉的家里。学生们在这里不但可以学会说相声,而且还能品尝教师做的可口饭菜。
  1992年,阿玛尔准备在中国举行定婚仪式。因她信奉伊斯兰教,与她同教的丁广泉特意为她联系了东四清真寺,并以女方家长的身份出席了仪式。 在丁广泉家中,德国姑娘郝莲露向笔者谈起她的老师,言语中充满了感激之情:“丁老师对我很耐心,能理解人,我不像小孩上学那样怕老师。他教得很认真,对我所学的古汉语有很大促进。生活上,他对我也很关心,我很佩服他。” 对外国留学生说相声这一形式的益处,北京大学留学生处的王文泉教师做过归纳:第一,对中西文化融合,尤其是外国人在中国学习中国文化是个促进;第二,将“课堂节目”提炼加工成舞台节目;第三,有利于养成精益求精的求学态度。 在与丁广泉交谈中,笔者提出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在他中早期与外国留学生表演的作品中,“包袱”主要是北京土语和俏皮话。久而久之,观众失去了新鲜感,进而将会影响观看兴趣。 丁广泉解释道:“如果总是这样,甭说观众不满意,连我自己教不满意。侯宝林先生生前曾对我讲,教这些洋人,别老让他们学‘盖了帽了’,要教他们真本事。现在,我已经开始将这些人往相声的路子上引导,标志就是类似于群口相声作品《说学练唱》。”在这个段子中,大山说了一段中国传统相声《卖估衣》,贝利莎表演了相声唱段《改词儿》,马洛说的是绕口令儿,阿玛尔说北京俏皮话儿,日夫科则练了一套中国武术,观众反映很好。
  谈到这些年与外国留学生的合作,丁广泉谦逊地表示,自己向弟子们学到不少东西。一是他们认真做学问,勤奋、刨根问底的态度令人钦佩;二是能将外国的幽默特点和风格引进到中国相声中来,增加知识性和趣味性。他的法国学生马洛回国后,整理出法国笑话寄来,对他很有帮助。 丁广泉告诉笔者,目前,他正在与大山共同创作中西合璧的相声《错位》。相声前半段讲中文,后半段讲英文,其中涉及到世界通用的礼貌、礼节、风俗等内容。原来的相声,多讽刺外国人说不好、说不准中国话,而此相声是高诉中国人说不好外国话的。现在常有这种情况,翻译出来的外文,弄得外国人都听不懂,中国人搞不明白,相声要讽刺的就是这种现象。 他还透露,他与洋弟子共同表演的3盘相声小品录相带《中外相声小品专辑》已着手制作,预计今年年底前可出齐,算是向广大观众献上的一份礼物。
  “点儿丁”毕竟是“点儿丁”,只有不断地创新,才会使他感到充实。如果观众有些日子没见着他,或许他正憋着什么新“花活”呢!
   《北京日报》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洋人”称呼可带有褒贬之意? Does the term “洋人”have any positive and/or negative connotation?

Advanced search






TM-Town
Manage your TMs and Terms ... and boost your translation business

Are you ready for something fresh in the industry? TM-Town is a unique new site for you -- the freelance translator -- to store, manage and share translation memories (TMs) and glossaries...and potentially meet new clients on the basis of your prior work.

More info »
CafeTran Espresso
You've never met a CAT tool this clever!

Translate faster & easier, using a sophisticated CAT tool built by a translator / developer. Accept jobs from clients who use SDL Trados, MemoQ, Wordfast & major CAT tools. Download and start using CafeTran Espresso -- for free

More info »



All of ProZ.com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