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in topic: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
Off topic: 茶馆 : 所有"无关紧要的"话题
Thread poster: xxxchanc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English to Chinese
+ ...
总算赃物卖主也被“忽悠”了一下 Mar 2, 2009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中国收藏家中标圆明园兔首鼠首 强调说"不付款"
http://www.chinanews.com.cn/cul/news/2009/03-02/1583921.shtml

蔡铭超先生这种做法是否符合规定?通常,竞拍者参加竞拍之前得付一笔押金。如果中标后不付款,这笔押金就将被拍卖行没收。 所以,这种做法应该是无可非议。蔡铭超先生很可能就是甘愿牺牲一笔押金而给佳士德和赃物卖主一个颜色看看。 其造成的影响恐怕远大于实际意义。 本来赃物卖主就是利用中国人急于收回圆明园文物的心理而故意抬高卖价想趁机忽悠中国人。结果,却反而被中国人“忽悠”了一下。 蔡铭超先生此举也许会让那个名叫贝尔热 (Pierre Berge) 的赃物卖主“悲而热”。这就好比他正在兴高采烈地做梦娶媳妇,却有人花钱给他送了个办丧事用的大花圈。:D

[Edited at 2009-03-02 21:48 GMT]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English to Chinese
+ ...
Is everyone born equal? Mar 3, 2009

wherestip wrote:

BTW, 以前提过, 我的初中母校北京一零一中就建在圆明园的废墟上.

Steve,

你的母校北京一零一中和北京四中都是首屈一指的名校。一零一中和四中毕业生中不乏部以上高官。 不过,这恐怕不能完全归功于你的母校。 对其中某些人而言,恐怕得归功于他们的爹妈。不知你是否知道,林立果和毛远新都是你的学长。我可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D

林立果初高中都在四中上。1964年毕业后“升入”北大(文革前高干子女保送大学那是公开秘密)。 他年龄比我大,但比我晚两年进大学。然而,我大学还没毕业,他却已到空军司令部任职,后来又于1969年当上空军作战部部长。 当然,如果没有他爹妈这层关系、这番安排,也许他直到现在还会像我这样活得好好的。 据说,他爹妈的性命也是他给送掉的,因为他爹上飞机前已服用安眠药,头脑已经不大清醒。 最后真是应了那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应该说,他也可算是一个受害者。

你一零一中的学长毛远新,毕业后进入清华,后来又转到哈军工。他文革期间紧跟江青,在四人帮垮台后被判十七年徒刑。 刑满释放后,往日笼罩在他头顶的光圈已不复存在,只得重新开始过平常人的生活。最终,他还是以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人们的尊重。
http://www.yongzhou.gov.cn/Article/2007-12-20/23314.htm

我一直很敬佩毛岸英。他从小就吃过很多苦,还在苏联参加过卫国战争,一直打到柏林。 如果他当年不在朝鲜牺牲,那么像他这样的人被提拔为将军也是当之无愧的。 何况别人连唱唱歌都可成为将军呢!毛泽东的子女中,当高官的倒不多。
http://www.jinjiang.gov.cn/lhzzfw/jyyd/xjdt/200705231648050.shtml

清华、北大等高校均以出高官而自豪。但如果将来其中某些人成了贪官污吏,或篡党篡国分子,不知这些学校又将情何以堪?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Chinese to English
+ ...
The Favored and Privileged in a Society Mar 4, 2009

Yueyin,

早在 1953 年, 周总理视察一零一中时就对同学们谆谆教导: "不要做八旗子弟".




http://baike.baidu.com/view/48448.htm

作为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建校近60年来,一直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1953年,周恩来总理到校视察, 对防止干部子弟特殊化及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问题作了重要指示。周总理告诫同学:“你们是无产阶级的后代”,不要做“八旗子弟”(转引自《周恩来教育文选》) ...




但是后来国内执行政策的很多做法都是和总理的这一教导背道而驰的. 人们的社会地位几乎完全依赖家庭出身, 尤其是提拔干部和入党入团. 高干子弟有一定的优越感是可以理解的, 但文化革命发起后社会上宣扬的 "血统论" 和 "盲目过激的极左" 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害了很多人, 包括很多高干子弟自己.

后来的发展我就不太清楚了. 但如今社会上要做人上人的风气似乎不减, 好像比当年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在现在并不只限于高干子弟.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English to Chinese
+ ...
反动血统论 Mar 4, 2009

wherestip wrote:

Yueyin,

早在 1953 年, 周总理视察一零一中时就对同学们谆谆教导: "不要做八旗子弟".

但是后来国内执行政策的很多做法都是和总理的这一教导背道而驰的. 人们的社会地位几乎完全依赖家庭出身, 尤其是提拔干部和入党入团. 高干子弟有一定的优越感是可以理解的, 但文化革命发起后社会上宣扬的 "血统论" 和 "盲目过激的极左" 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害了很多人, 包括很多高干子弟自己.

Steve,

文革初期北工大有个学生谭力夫,是该校红卫兵总头。他积极鼓吹血统论,鼓吹“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这股妖风马上刮遍全北京乃至全国,多少人还因此而丧命。他父亲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当时已去世。 不久以后,有人翻他父亲的老帐,于是他父亲也成了“反动黑帮”。 因此,谭力夫也就马上成了他自己所定义的“混蛋”(这倒与“请君入瓮”的典故极为相似)。

刚才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谭力夫后来又变成了“好汉”。老邓上台后,曾经规定要罢“三种人”的官。 所谓“三种人”就是“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以及打砸抢分子”。这种人如果还不是官,则一律不能提拔当官。 然而,这种政策也是因人而异。 不仅谭力夫是例外,四中有位著名校友,应该也属于这三种人,但他却照样步步高升,现在依然身居高位。

[Edited at 2009-03-04 17:44 GMT]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Chinese to English
+ ...
一代风流 Mar 4, 2009

Yueyin,

I guess that schoolmate of mine you're referring to was able to deftly navigate under the radar. He must have been young enough at the time to not have been held accountable for all his misdeeds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BTW, 我刚才好奇, 查了一下"北航红旗"的头儿 韩爱晶 如今的情况. 他当年好像主要活跃于上层, 紧跟四人帮, 热心于钓大鱼. 所以在校内并没有作下什么大孽. 他和蒯大富都算文革中红极一时的人, 可后来好像都过得还挺好.

这位戴某人不知是谁, 我是毫无印象了 ...

http://jiap02.blog.sohu.com/43656016.html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0:32
English to Chinese
+ ...
总算找了出来,曾在报纸上看到的内容. Mar 4, 2009

http://www.cycnet.com/cms/2006/2006news/07jypd/gkssn/200712/t20071228_629185.htm
1966年6月18日,《人民日报》在头版位置发表了北京女一中高三(四)班和北京四中高三(五)班全体同学写给毛主席的信,强烈要求废除高考。“文化大革命”的第一枪,就这样在教育战线打响。1976年,“四人帮”倒台,邓小平复出后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正是恢复高考。这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历史的巧合。

  41年弹指一挥间,当年搅动历史风云的红卫兵怎样了?本报记者寻访到他们中的一员———当年北京四中高三(五)班的学生周孝正。即将进入花甲之年的周孝正,现在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央视特约评论员。回首往事,他无限感慨———

  第 1 页

   全班写信倡议废除高考

  记者(以下简称“记”):如果不介意的话,谈谈你们班在1966年写的废除高考那封信吧。

  周孝正(以下简称“周”):可以。我们班47个同学,当时以全班同学的名义给毛主席写信,倡议废除高考。当时社会上很少电视呢,我们四中有一台黑白的,我记得我们班的王倩倩和北京女一中高三(四)班的一个女同学,他们两人在中央电视台宣讲废除高考倡议书,后来就登在《人民日报》上了。

  记:你们给毛主席写信要求废除高考,难道你们不想上大学?北京四中可是有名的高中,我查了一下,陈景润、薄熙来、李敖、王蒙、丛维熙、北岛、陈凯歌……包括中信董事长孔丹,很多名人都是你们的校友。

  周:孔丹就是我们班的,当时他是团支部书记,就是他领头写了废除高考的信。包括他,凡是上北京四中的,毫无疑问都想上北大、清华。我们高三(五)班是理科班,大家自然想考工程物理、工程化学这些专业,想去造原子弹。但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打倒走资派”的氛围之下,我们提出废除高考倡议后,当年大学暂停招生,而且一停就是6年。那时,反正没有书读了,我们就跑去串联了。

  记:听说你们这两间学校有很多高干子弟,来自上面的信息很灵通?

  周:是的,林彪的孩子林立果,刘少奇的孩子都是我们学校的。孔丹是孔原的孩子,孔原当时是中央调查部部长,1925年入党的老革命,在周恩来身边工作。实际上我们班有的高干子弟知道“上面”有这个意思,他们就来一个倡议,况且“上面”也要利用我们学生。

  记:是有人授意?

  周:不是,学生就是知道一点信息,就自己去做了。那是一种“左”的氛围,你四中不提,别的中学也会提,是这么回事。

  第 2 页

   北大荒种小麦一呆十年

  记:高考废除了,你们也没有大学上了,怎么办?

  周:毛泽东有一个语录,叫:“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我们这些家伙也上了12年学了,也经过串联了,1968年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我们四中百来个学生就一火车拉到黑龙江宝清县852农场,不到一年那里改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我们的农场变成了三师20团。从那年下乡,到1977年回来,我呆了10个年头。

  记:后悔过吗?

  周:当时我们受到的教育是劳动最光荣,认为最高的境界是又能动脑,又能动手。我们老三届当时都20岁了,自理能力强,靠种小麦、玉米和大豆挣32元工资,觉得那是光荣的事情。当然北大荒艰苦,但是美国西部大开发,那不也艰苦吗?人家美国人可以到西部大开发去,都建设成世界上的发达国家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呵?

  记:1972年大学开始招工农兵学员,你没争取上大学?

  周:有过招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对于我们来说,考试没有问题,推荐也没问题,但是兵团还是愿意推荐岁数小的,我们老三届年龄大了,没机会了。到1976年,我妈退休了,由于我是独生子,单位就给办了困退,我1977年回到北京。回来后,街道说北京182中学有老师休产假,我是老高三,就让我去代课。我一共代了5科课。

  第 3 页

   当年写信者八成上大学

  记:你回北京时“四人帮”已经倒台了,1977年正好恢复高考,你考了吗?

  周:我代课的182中问我考不考?我说考就考啊。考试那天,走进考场一看,坐在考场里的全都是我的学生。这些应届高中毕业生,上小学一年级时就赶上“文革”了,基础知识不行,当年他们没考上,就我考上了。

  记:当时中央特别重视六六、六七届高中毕业生,对你们似乎有特别的关照。

  周:就拿我来说,我1954年上小学,到1966年高中毕业,正好这12年可以踏踏实实念书,基础不错。“文革”动乱了十年,我们不读书了,但是只要考试,100%考上,特别是北京四中的。可是1977年我们虽然考得好,但都30岁了,很多学校不要。我的志愿全都填报北大、清华,分数够了,也没录。我们中间有人去教育部交涉。突然间,邓小平指示:注意招收六六、六七届高中毕业生。《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专门有这么一句话。接着北京师大第一批扩大招生,把我招进去了。然后,北大、清华,以至于全国高校都扩招,把一批六六、六七届的扩进去了。

  记:你学的什么专业?

  周:学物理,大学毕业教书。1983年,我参加了国务院发展中心的发展战略讨论会,开始搞国家战略。1986年,我受国务院发展中心委托,做农村人口问题的课题,开始搞关于国计民生的重大科研项目。1988年底调去人民大学,一直教书、搞科研。

  记:你们高三(五)班的同学后来有多少考上了大学?

  周:恢复高考后,我们高三(五)班的学生,大约80%考上了大学,好多是研究生呢,孔丹就是直接考了研究生。

  第 4 页

   反思:想出头就得考

  记:1966年你们上书废除高考,1977年又都得益于恢复高考。对当年的举动有过反思吗?

  周:那时信息不对称,反面信息没听过。就像废除科举,当时也是一片反对声,另一种声音被淹没了。事实上科举相当棒,那是中国四大发明之外的第五大发明。你可以想一想,稀缺资源怎么分配?中国历史上1300多年中,出过十万个进士,其中一半人家里三代没有读书人,就是说一半都是穷孩子。如果不是科举制度,他们能够走出农村吗?谁不想往外流,怎么流?好好读书,想出头就得考。外国人学我们的科举制度,完善了它们选择人材的制度,而我们自己却扔掉了。对它的好处要研究,关键是要找到一条符合今天的道路。

  记:你是七七级人,你对这一代人怎么评价?

  周:七七级人承认劳动光荣,现在想当工人的不到1%了,这是不正常的。七七级的人,在承担历史角色上,做了正确的事。

  记:现在七七级人是不是也面临自己的问题,比如面临知识结构更新,比如年龄已经接近退休前后的阶段。

  周:对这个我不同意,知识是人类文明的成果,创造的前提是保守,保守什么?就是继承人类一切文明成果,就是先爬到巨人的肩上,只有站在巨人的肩上,你才能够创造。他们将退休,也不能同他们的能力划等号,他们积累了那么多知识和经验,无可替代。七七级人站在这样一个位置上,后人不能逾越他们所处的阶段.

[Edited at 2009-03-05 03:43 GMT]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Chinese to English
+ ...
找到了 Mar 4, 2009



wherestip wrote:

这位戴某人不知是谁, 我是毫无印象了 ...




戴维堤 ... 没听过此人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502/1384.html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704/17400.html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Chinese to English
+ ...
不过笔者是这样说 ... Mar 4, 2009



笔者衷心希望读者指出书中的错误和不实之处,以便笔者修改。指错了也不要紧,因为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难免各人记忆有误。但是,对于明显的问题甚至不怀好意的指责,本人必须说清楚。例如,有网友竟然对本人1966年9月在国防科委东大门附近的体育馆里贴出大字报正式辞去北航红旗一把手一事提出质疑。这件事情北航红旗‘老人’们无人不知。 不知这位网友是谁?希望您严肃一点。如愿意报出真姓大名,本人去拜访您。本人的书是政治性的,文字可说是用血泪写成的,甚至是冒了巨大风险的,不是风花雪月文章,不宜任意调侃。





[Edited at 2009-03-04 16:17 GMT]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English to Chinese
+ ...
Not born equal Mar 4, 2009

wherestip wrote:

Yueyin,

I guess that schoolmate of mine you're referring to was able to deftly navigate under the radar. He must have been young enough at the time to not have been held accountable for all his misdeeds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BTW, 我刚才好奇, 查了一下"北航红旗"的头儿 韩爱晶 如今的情况. 他当年好像主要活跃于上层, 紧跟四人帮, 热心于钓大鱼. 所以在校内并没有作下什么大孽. 他和蒯大富都算文革中红极一时的人, 可后来好像都过得还挺好.

这位戴某人不知是谁, 我是毫无印象了 ...

http://jiap02.blog.sohu.com/43656016.html


Steve,

你那位四中校友与你同岁,但我不知他是否与你同届。他于68年从四中毕业后就留在北京工作。 你那时去陕西修理黄土高原,他为什么可以不去?不错,他参加“联动”、“西纠”搞打砸抢偷时还年轻(但已满18岁),如果没有别的大错,也许可以酌情原谅。 不过,关键还在于他有他老子庇护。如果他老子在文革中彻底倒下(曾经倒下过,他妈也被迫自杀),或他生在一个普通老百姓家,恐怕他得因那些错误付出一辈子代价。 如果韩爱晶的老子是高干,恐怕他就根本不必坐牢,而且现在也能当高官。

我也没听说过那个戴维堤。他在文章中提到他对韩爱晶说:“感谢你老弟替我坐了十几年牢,我向你表示衷心地感谢并深表慰问”。 一听这话就可以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他自知有罪,那就应该自己承担,为什么要别人去替他坐牢? 再说,韩爱晶坐牢是罪有应得。他在校内作大孽,你不一定都知道。 例如,他曾亲自对彭德怀元帅刑讯逼供,使他遭受重伤。他跟蒯大富一样,都整死过不少人,都是有血债的。 关于这些,连戴维堤也不得不承认。刚才大致瞄了一眼戴维堤写的回忆录,无非是为自己涂脂抹粉,为自己和韩爱晶开脱。 这种人若不是野心家,政治投机家,在文革中就不会跳那么高。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Chinese to English
+ ...
同学 Mar 4, 2009



ysun wrote:

Steve,

你那位四中校友与你同岁,但我不知他是否与你同届。他于68年从四中毕业后就留在北京工作。 你那时去陕西修理黄土高原,他为什么可以不去?不错,他参加“联动”、“西纠”搞打砸抢偷时还年轻(但已满18岁),如果没有别的大错,也许可以酌情原谅。 不过,关键还在于他有他老子庇护。如果他老子在文革中彻底倒下(曾经倒下过,他妈也被迫自杀),或他生在一个普通老百姓家,恐怕他得因那些错误付出一辈子代价。 如果韩爱晶的老子是高干,恐怕他就根本不必坐牢,而且现在也能当高官。




对, 他和我是同届的. 他在高一一班, 我在高一三班. 傅洋与他同班, 但彭真文革一开始就倒台了. 再说傅洋人很好, 不会那么飞扬跋扈的.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1:32
English to Chinese
+ ...
高干子女也不是 born equal Mar 4, 2009

wherestip wrote:

对, 他和我是同届的. 他在高一一班, 我在高一三班. 傅洋与他同班, 但彭真文革一开始就倒台了. 再说傅洋人很好, 不会那么飞扬跋扈的.


Steve,

你说傅洋人很好,看来这跟家庭教育还是有关。彭真平反很晚,所以傅洋也享受了很长时间的黑帮子弟待遇,才有了一番与普通人家子弟差不多的坎坷经历。

李先念有个外甥,是我校学生,比我高两届。那人留了一级后仍不好好念书,学校就让他退学。他去找李先念想让他出面说话帮忙,但李先念说,那你就回家种地去吧!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Pages in topic: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茶馆 : 所有"无关紧要的"话题

Advanced search






Déjà Vu X3
Try it, Love it

Find out why Déjà Vu is today the most flexible, customizable and user-friendly tool on the market. See the brand new features in action: *Completely redesigned user interface *Live Preview *Inline spell checking *Inline

More info »
memoQ translator pro
Kilgray's memoQ is the world's fastest developing integrated localization & translation environment rendering you more productive and efficient.

With our advanced file filters, unlimited language and advanced file support, memoQ translator pro has been designed for translators and reviewers who work on their own, with other translators or in team-based translation projects.

More info »



Forums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
  • Forums
  • Multiple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