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How did you get your first offer?
Thread poster: Melw
Melw
Local time: 14:39
English to Chinese
+ ...
Jan 17, 2005

I am new to the freelance translation world.
Could anyone share the experience of your first job offer? Besides, 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get more translation offers?
Thank you very much!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Lu Zou  Identity Verified
Australia
Local time: 08:39
Member (2003)
English to Chinese
+ ...
Build an informative profile page first Jan 17, 2005

Guess the first step you may need to do is to improve your profile page, so the potential clients may know what you do best before bring the jobs to you.

You may also need to contact the translation companies to introduce yourself and have your CV stored in their databases.

There are many things you have to make them right if you want to be a good freelancer. I am learning too.

Anyway good luck.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5:39
English to Chinese
+ ...
行銷自己 Jan 22, 2005

俗話說:萬事起頭難。話雖這麼說,再難還是要起個頭。Lu Zhou 說的是很實用的行銷自己的方法,撰寫一篇介紹自己的文章,清楚說明自己可以做些什麼服務,這都是客戶所關心的事情。
不過,俗話又說:生意人人會做,巧妙各有不同。行銷自己的方式也可以有許多種。我個人的習性傾向於口碑的做法,而非大規模的廣告。這個方法當然有個壞處,那就是這一種行銷法也比較不積極,又另一方面,人家隨便在客戶那裡批評你一下,很可能就會失去服務的機會。
因此,比較正統規矩的做法還是 Lu Zhou 建議的方法。在業界已經有相當基礎,一點都不在乎別人打擊或纏言,也就是真的有充足的功夫的人,或者不單單依靠翻譯生活的人方可使用我的方式。
其實,市場很大,每個人想做的市場都是有限的。自己定下市場目標方可決定行銷的辦法。在此推薦一篇好文章:http://www.accurapid.com/journal/23prof.htm 這是一位翻譯人成為翻譯人的故事,他說明了翻譯人應該努力的方向。最終決勝的還是口碑。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Hi Wenjer, Thank you for the article ^_^ Jan 22, 200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5:39
English to Chinese
+ ...
如何不成為翻譯人 Jan 22, 2005

chance wrote:



那篇文章徵得作者(在德時的老同學)同意,我已翻譯成中文准予無償發表。喜歡的話,我把它貼在底下給你。

如何不成為翻譯人
作者:Per N. Dohler

 嘉柏要我為他神奇的翻譯季刊寫一篇這期的「我之『為』翻譯人」的文章時,我心大悅,想是個大好機會可以大放厥詞。典型的自由譯者大部分的時間都耗在獨自一人關在房間裡 (這麼說吧,網際網路發展到今日,到頭來還是獨自一人跟整個世界關在一個房間裡),因此一有發言的機會,就要逮著任何議題長篇大論一番。我老婆蒂雅頗有機會研究翻譯工作者的社會行為,她管這種行為模式叫「翻譯人的語文癲瀉症」,她認為這是翻譯人的一種職業病。

 閒話少說,言歸正傳。嗯,我能說些什麼呢?(感謝上帝,看來還真很有得說的呢。) 我是個自由譯者 (我喜歡自稱為「獨立譯者」)。我的母語是德語。教我著迷的是德文、羅馬尼亞文、匈牙利亞文、波蘭猶太文,還有其他我永遠也搞不清楚的語文。我的祖國是德國,要不是另外還認了美國和瑞典為祖國,我恐怕會很受不了有這樣一個祖國。我從事從英文和斯堪地那維亞語文翻譯成德文的工作。我的翻譯專業領域是牙科、醫學、財經、行銷、公關、資訊、在地化等。我居住和工作的地點是在德國的巴倫多夫,那是北方德國中央地帶的小鎮,與我同住的就是前頭提到的蒂雅,她是個獨立理財顧問,也是我的最佳編審,更是我在這裡不需細說的其他的許許多多。要是我忘了介紹什麼,歡迎到 www.triacom.com 來瞧瞧。

 不幸地,除此之外我還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出色的「如何不成為翻譯者」的專家之一。我可很明白我說的是什麼。剛開始當翻譯人的幾年裡,我幾乎是怎麼翻譯怎麼不對勁,當然犯過了所有最基本的錯誤。

 最好我這麼說,剛開始時我根本不算是翻譯人;我不過是裝腔作勢,扮個翻譯人而已。沒錯,我有美國文學和英國語言學系的學位;那可是千辛萬苦在學術系統裡耗費了過多的歲月才獲得的學位 (在德國那種教學結構不清不楚的大學裡還真的很容易浪費時間呢)。之後又在加州生活了幾年,我覺得我的英文也還可以,覺得自己對美國還有那麼一點概念。但是,那些當然還遠遠不足以掛出閃閃發亮的翻譯人招牌。

 我最早做的有錢拿的翻譯是在 1982 年,碰巧有那麼一位歷史學教授給我的工作。那是一本在註解裡引述了美國文獻的歷史教科書,我翻譯的就是引述的那些原始文獻。書確實出版了,但我的翻譯則面目全非。只是沒人跟我說過,我到底犯了些什麼錯誤,或怎麼犯下錯誤的。

 一年後我才真正踏出在這個怪怪的翻譯生涯裡的下一步;那時我老爸 — 他是個牙醫,也是州立牙醫協會的董事 — 幫我介紹了德國最大的牙科醫學出版商 (就這麼回事,他根本不知道我是否能翻譯得恰當)。於是我開始做牙科醫學的翻譯工作,譯稿都由老爸再加編審。(「那樣也許還說得通,Per,可是牙醫絕對不會那樣說!」) (後見之明:我往後幾年在這樣的合作裡所獲得的,是我在這個領域上能夠得到的最佳教育,只差沒有自己變成一位牙醫。) 不過,從做生意的角度來看,整個場設對我而言是挺慘的,因為人家給我什麼,我就只能接受什麼。我每個月收到兩三篇牙科醫學的文章,從英文譯成德文。我收到的是刊登後幾個月才發給的稿費 (如果刊登出來的話),稿費則是隨出版商高興怎給怎拿的。這種情況在一年後才獲得改善;那時編審部有個協調人對我大發慈悲,建議我自行開單請款 ─ 我以前可是想都沒想到能這樣請款的。

 這之間我的碩士論文終於完成了,甚至還頗受贊賞 — 但語言文學科系畢業的人普遍找不到工作。我雖然獲准了到加州史丹佛大學攻讀博士,但家中的經濟狀況並不允許。為了扭轉文科的劣勢,我開始攻讀另外一個學科。這回我選了電腦學 (當時德國的大學,和現在一樣,免繳學費,因此不會造成經濟壓力)。語文加電腦學,那可會熱門起來的,我們當時這麼想,雖然還不知道會如何熱門起來。(後見之明:這在後來 1990 年代在地化翻譯大大興起之時讓我頗佔優勢。) 為了填飽肚皮,我繼續為我的牙科醫學出版商翻譯,另外又找到一家出版商,還不知怎的來了一家製藥公司客戶 (大概是口碑吧),也審校了各式各樣大專用的醫科和牙科文本。如此迷迷糊糊幹了好一陣子翻譯工作。

 後來在 1988 年的某日清晨 — 首次翻譯後的第六年!— 我攬鏡對自己有點驚訝地說:「喂,Per,你還真是個翻譯人呢。」(後見之明:我當時還不成其為翻譯人。) 我學也不上了,買了一台新的電腦和更多本詞典,寄出了幾批自我推薦信 — 當時我也還不懂得行銷呢 — 結果又招來了一兩個新客戶。

 不過,我當時還不曾跟「真正的」翻譯人談過話,我的翻譯還沒有受過批評指教,本地的翻譯人協會拒絕我加入的申請,從來沒有參與任何形式的專業交流,甚至還從來沒有讀過任何一本有關翻譯的藝術或翻譯的技巧之類的書籍 — 簡而言之:什麼世面都沒有見過。雖然如此,錢我還是照賺不差,甚至還受到我們州裡的商會承認為翻譯業者。我做的翻譯越來越多,但我當時還不成其為翻譯人。那是要到 1991 年之後的事了 — 也就是我首次翻譯後的第九年。(後見之明:大多數一路上揀起來的零零碎碎的經驗,最後都將成為翻譯工作上的好參贊。這個世界上也許不會再有所謂的「文藝復興人」,但廣泛的興趣總是無害的。)

 那麼,1991 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呢?美國的線上服務公司 CompuServe 開始認真在德國做起生意。我加入線上,很快就發現了傳奇的 FLEFO 翻譯人社群 — 如果我沒有記錯,當時除了在 Usenet 上的 sci.lang.translation 和 LANTRA-L 這兩個社群之外,這一類的線上社群可能大概就只有這個吧。還結識了一些真正的翻譯人。(還有虛擬翻譯。以及虛擬翻譯人。)

 翻譯人肯定是最有趣的一種人。許多都是有點怪胎,我自己可能也算在內;接下來幾年裡,我所遇到的那些翻譯人 — 我這些年來在國內外遇到許多同行,跟他們在一起很有樂趣,享受他們待客的寬厚,想辦法勾引他們到巴倫多夫一遊 (「北方德國的翻譯溫床」),幾乎像是為了追回從前錯過的經驗 — 那些翻譯人都真是非常有趣的人物,各個都有強烈的意見,都熱切地期望別人接受他們的見解。我們的來歷極其多端,以如此多元的背景將我們譯出與譯入的文本帶入繁複的翻譯世界之中。

 我記不得誰說過的,但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發明的說法:「我所學到的一切都是從別人處學來的。」就我而言,如果要談到翻譯的藝術、技巧和翻譯的事業,那個「別人」通常是我不知何時在 FLEFO 社群上遇到的某某人,而且是在 1990 年代初期的幾年裡。

 正是由於如此,我終於成為翻譯人。從此事事蒸蒸日上。



附錄一:如何成為翻譯人

 恐怕有很多人不肯承認,但他們也耗費同樣長的時間,走了同樣曲折的道路,方才成為翻譯人。如果你才剛開始要走翻譯這條路,省省你保貴的時間吧。不要重蹈我們走過的艱苦路徑。你可以換用下述的方式來行走翻譯這條路:

 * 冷靜思考一下,你具備什麼本領來走翻譯的道路。我們大家 — 沒錯,就是你我他、人人、大家!— 在我們的生命之中都已經學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在翻譯不同領域的文本的時候,那些東西都會多多少少發揮助益。不過,如果你缺乏某些基本的功夫 — 比如,如果你不能使用你的母語寫出像樣的文字 — 那你最好考慮選擇別的行業。
 * 冷靜思考一下,你還需要求取怎樣的本領來走翻譯的道路。然後要認真求取。先花一點時間做訓練 — 並不一定要是直接的翻譯練習 — 專業領域知識學問的寫作,對許多人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讓自己有時間出國見識;閱讀、閱讀、再閱讀;還要聆聽、聆聽、再聆聽。即使你認為自己的基本功力已經夠強也有了工作,還是要保留足夠的時間給自己做以上所說的那些事情。
 * 有機會就找尋翻譯同仁切磋琢磨。網際網路上翻譯人的「聚落」,還有 (沒錯) 翻譯人協會之類的組織。有機會就要跟別人合作、協作。幫別人審校,也請別人幫你審校,縱使你不喜歡審稿。更重要的是,要放寬你的心胸。我們今日所學的,不會是終生受用其效的東西!
 * 千萬不要欺騙自己,以為自己是享有藝術家 (和愚人) 特權的某種藝術家 — 99% 的時間裡,門都沒有。
 * 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視為生意人。要靠得住。要隨時待命。要時時可見。要認真做人做事。要行銷自己。要以宗教的虔誠,謹守截稿的日期。不要任意揣測你的客戶要的是什麼 — 不能 100% 確定的,提問就對了。如果你聽到不愛聽的說法,簡單拒絕即可。如果人家要派給你勉強也難為的稿件,拒絕有理。但你若是接受了派件,務必遵守交件的條件。聽起來像廢話?你要是知道有多少翻譯人連這些廢話都做不到,那才教人訝異呢。核子發電廠爆炸之後,再怎麼無懈可擊的翻譯稿件也沒有半點用處。
 * 列出一張負面檢驗清單,舉出哪種性質的翻譯案件你不會接。然後,切實拒絕那種案件。
 * 列出一張正面檢驗清單,舉出哪種性質的翻譯案件你真的想要做。然後,一有時間就尋找那樣的案件。
 * 決定你要往哪個方向走。你要自問:我的職業生涯要是怎個樣子,就以今後十年的光景來說吧?要不時把你天天所做的事情拿來跟你的總體目標比對一下。


附錄二:實話實說…可資思考的議論

翻譯人
 * 五十年來,一直都有人預言說「十年之後」翻譯人這個行業即將過時。這樣的預言可能在往後的五十年裡,每隔十年就會有人繼續拿來喊爽一下。
 * 有些翻譯人宣稱他們不會發表不完美的翻譯。他們是在睜眼說瞎話。

翻譯
 * 翻譯是商品。(翻譯人通常是無法替換的。)
 * 翻譯是極度傾向於稀少的商品。(其生產者與產量都是無法任意增加的。)
 * 翻譯是無法分量計價的。(批量減價的翻譯毫無道理。)
 * 專業術語之於翻譯,有如樹木之於森林。不過,人家往往只見樹而不見林。
 * 沒有所謂的完美翻譯。說白了就是:大多數人都說好的翻譯,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 ISO 900x 規範的「品質」與「好的、壞的」翻譯毫不相干。ISO 900x 並不適用於如同翻譯工作這樣的心智活動上。

行銷
 * 所有的行銷方法 (例如網頁) 要是整體行銷構想的一部分,方能發揮其最佳功效。那樣的構想無需是猛烈攻擊性的。不過,為何不試試「潛移默化」的策略呢?
 * 有的客戶需要的是低品質,有的客戶需要的是高品質,還有的客戶需要的是介於中間的任何品質。不同品質的市場都有翻譯人可以應付。總而言之,市場的選擇是我們翻譯人自己的決定。
 * 會賴帳的公司大概是到處賴帳的公司。發單檢舉之。

事業
 * 如同所有的人類活動,翻譯工作也同樣受到「報酬遞減律」的宰制。工作愉快的翻譯人知道何時可以不必擔心其他的細節。
 * 雖然常聽到許多人抱怨這行的工作,但其實有更多的翻譯人得到合理的賺頭。
 * 拒絕不合理的要求,也許短期內會讓你的戶頭裡少去一些數字,但長期下來會對你的自尊產生神妙的作用。
 * 網際網路革命已經過時了。電腦輔助翻譯 (CAT) 革命已經過時了。下一個革命,影子還看不見。洞燭先機的人會在這場遊戲中獲勝。不過,休想別人憑白幫你打點 — 你得乖乖自己下功夫。

工具
 * 在我們自己的腦袋之外,最珍貴的工具就是我們積攢在電腦裡的資料。詞典、程式、光碟片等,弄丟了還可以找新的來換。但是,我們原創的資料可是一去不返的。

 CAT 工具能使翻譯工作的進行加速。那樣的工具也能讓前後譯詞統一。但是,CAT 也有陷阱;比方說,翻譯記憶裡堆積了許多牛頭不對馬嘴的譯詞。那也許正是造成今日有許多翻譯文本教人感到有如丈二和尚的最大原因 — 沒有 CAT 之前,似乎還不會發生那種雞說鴨語的事情。

譯自:Accurapid Journal - http://www.accurapid.com/journal/23prof.htm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Melw
Local time: 14:39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Thank you so much! I learned a lot. Jan 24, 2005

Thank all of you. Wish everyone a wonderful spring festival!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5:39
English to Chinese
+ ...
值得推薦的一篇文章 Jan 26, 2005



對於新入行的人,我總是建議他們多讀一點別人的經驗。當然,別人告訴你的經驗往往並不老實的。不過,發表在 Accurapid Journal 上的經驗卻都相當老實,也值得參考。比方 Jose Castro Roig 寫的一篇 "Mom, I Wanna Be an Artist!" 是很值得推薦的。以下是我徵得他的同意,可以無償發表的中文翻譯:

「媽,我想成爲藝術家!」
作者 José Castro Roig

我九歲時,發現那些發號施令的人,通常都很能表達自己,話說得多又至少能說得得體。比方說,我母親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力,我那些老師們、我們的鎮長等人也一樣,話既多又有說服力。一般說來,坐辦公室、站櫃檯後或上台演講的人,言語表達都能清楚,也下達許多命令。

這麼說吧,我得承認我當時想要駕馭語言,因為我想要駕馭別人。

後來在十幾來歲時,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只要話說得精確明白,大人們就會對你較為關注。如果你的詞彙廣泛,而且用得越是順口,無論在個人生活或在職場上就越是所向無阻。但是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必須仔細聽別人說話,也要閱讀許多書籍。在學校裡又聽說,那就是所謂的「教養」。因此我明白了「教養」是人生成功的關鍵。

我成為翻譯者的想法,一半出自偶然,另一半由於對兩件事的激情。那就是對語言與文化的熱情。

那麼為何我拉雜胡扯了這麼些呢?這麼說吧,因為現在我已經是成人,不再想要駕馭任何人,但我非常相信,對語言和文化的熱情是成為好譯者的根基。翻譯這個職業,一半是藝術,另一半是手藝,雖然我傾向於把翻譯者稱為「藝術家」。因此,有一天我向母親說:「媽,我想成為藝術家。」

成為譯者
開始從事翻譯時,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和語言毫無關係。我首先忖度,翻譯者的角色到底如何,我很清楚歷代眾多翻譯者為我留下的財產,也明白他們和我一樣都肩負著傳播字詞與文化的責任。別忘了,我們所知的事物大多來自翻譯。

有些翻譯者把自己視為只是信息的傳播者,只是懂得語言的文字工作者,將信息轉達而已,沒多大的意義。這就是為何有些翻譯者與其他專業人士(醫師、律師、作家等等)相較之下,覺得自己的工作價值低下。這個想法往往心照不宣,不過有此一說:心態影響做為。

親愛的讀者,如果你要以翻譯工作為生,好好聽我現在要說的這些話,你首先得明白你這個職業是攸關緊要的。我要說的話會深鉅影響你如何找工作、找到怎樣的工作、期望從工作上得到怎樣的報償,會使你能利用自己的能力舒舒服服過好日子,或者教你永不見天日、僅夠糊口。而且,我要說的這些與你的工作經驗、學位、才華等等都毫無關係-─那些是另外的事。

在這職業裡,態度幾乎和性向一樣重要,有時甚至比性向更為重要。有如在其他行業中,我們這行也同樣有那麼些能力不怎樣──翻譯其差卻賣得不錯的──也有些卻因為沒有生意頭腦,落到路旁喘息。

話說雙語
依我看法,要成為一位好譯者,最重要的並非駕馭兩種語言(雙語主義),而是能駕馭兩種文化。只有了解文本來源和譯入的兩種文化,我們才可能解決翻譯工作上遭遇到的謎題。

舉個例子來說:在西班牙的酒巴裡,任何一位服務生都知道 Pulga 是什麼東西(照字面是「跳蚤」的意思);但西翻中的譯者若從未到過西班牙,有可能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因為字典裡很難得遇上該詞的正解。往往由於對來源文化的無知,而非因對語言的不解,有些翻譯者會在譯文裡弄出些既不正確、聽來又外國味很濃的彆扭措詞,或者誤解了某些特殊的措詞而完全背離文化的場設。泛泛之輩的西翻中譯者可能會認為 Pulga 無法翻譯,乾脆用括弧留下原文(他叫了一個火腿「pulga」),可 Pulga 在西班牙也不過只是那麼一「小塊三明治點心」。對文本來源的文化了解越少,翻譯起來就越是不明白那個文化裡的表達方式,因此越是害怕錯譯。如此從事翻譯不是辦法,你得改變才行。

此外,我們還得對語言習慣的界限有所警覺,到哪裡為止是方言內的用法,從哪裡開始是標準語的用法。簡單說,我們必須知道哪些表達方式只在自己家中、在鄉里街坊間、在自己城裡或在自己地方上才說得通,要從標準語或咸信為標準語區分出那些措詞。

知識來源
翻譯者註定是要不斷閱讀的。我們首先是作家,而且只要看我們「怎麼閱讀」和「讀些什麼」就知道我們會「怎麼寫作」和「寫些什麼」。在我們這個速食文化與要求立即滿足的時代,各式各樣競爭激烈的讀物不斷供給我們大量的刺激:多媒體、電視節目、網際網路等等。我們可以隨興在網際網路上漫遊,像小孩滿心歡喜地進了糖果店,瀏覽話題包羅萬象的成千上萬的網頁。因此,我們的閱讀必須更有自覺、更為謹慎。

閱讀的樂趣是,也許我們以為早忘了一部小說的內容,但如神經學家 Oliver Sacks 所言,我們從書中所學習到的東西,無可避免地都儲存在腦海裡。只要有適當的外來刺激(例如翻譯),那些知識便會再次浮現。具體的證據是:我們認得上萬個字詞,但幾時又記得何年何月何日、在何種情況下、如何學到那些字詞的?不妨想想,你還記得何時學到「桌子」或「愛」這兩個字詞呢?教養就是這麼回事,你天天吸收卻一點也沒有察覺。

雖然幾乎大家都知道,我們在每個藝術領域中所認識到的「經典」都是由於它們經歷過世世代代社會和經濟的變遷、政權的更迭以及風格的變化,迄今仍然存在,所以才成其為經典。它們之所以歷久彌新,那是因為後代的藝術家以之為模範,加以創新塑造成動人的作品,而那些作品其實都不過只是經典作品的改版而已。這就是為什麼半個地球的兒童認識兩千六百多年前寫的「伊索寓言」的原因。而我必須說明,它們之所以留存下來,要歸功於歷代翻譯者的工作。

在我們的詞典裡也有許多字詞經過幾千年的發展,這些也應視為「經典」。而我們要留心讓這些字詞能夠流傳下去,如同有人建議我們把「唐吉訶德」從圖書館的書架除掉似的。重點是:你不能不先學會字母而能讀書;同樣地,若非先前受過古典訓練的話,便無法進入現代。現代化其實就是古典思維的產物。

尋找工作
大多數的翻譯者都是自由譯者而非受雇於人。依我看法,兩者之間最大的差異在於「受雇譯者找老闆,而自由譯者自己選客戶。」尋找工作時,自由譯者必須清楚自己是服務的提供者,是一家會走路、能說話的公司,既得繳稅也要填飽肚皮,因此要明白「做生意」的重要性。

以低於公認合理的價碼從事工作,會給自由譯者帶來不小的麻煩,而且在我看來,若不做任何改變或改善,則會把翻譯者逐漸推入這樣的情況:

1. 翻譯者落入惡性循環,翻譯公司以低廉價碼,承諾提供大量工作;
2. 其結果是,翻譯者必須工作更長的時間以獲得正常的收入;
3. 這便會將譯者侷限於以交期既短、工作條件也差、付款又遲的一兩家翻譯公司為客戶;
4. 閒暇時間於是少了,這使得譯者無法尋找新的、較好的客戶,更慘的是這讓他不能為了成為真正的翻譯者而進修,無法輕鬆愉快地享受到休閒的時間;
5. 沒有夠用的收入,使得翻譯者不能投資在職業上會用到的輔助工具和參考書籍,翻譯表現因而拙劣,還會染上一些難改的翻譯惡習;
6. 從初出茅廬變成二流翻譯者,無法符合市場要求:新軟體、新知識、新書籍──到頭來往往是冷漠超過了改善的欲望,翻譯者也因此越做越沮喪而乾脆改行。

這是某些翻譯者曾經選擇過、現在還有人選擇、以後也還會有人繼續選擇的職業道路。這是個人自己的責任。翻譯市場上有許多機會,翻譯者的責任是從中選擇適合自己的工作。

結論:寧可投資三個月的時間尋找一位會付給你一百元的客戶,也不要輕易為一位明天就付給你五十元的客戶投入無謂的工作。也許在找到一位好客戶之前,你必須拒絕五個不甚了了的客戶。不管你釣的是客戶還是鱈魚,要記得這個黃金定律:要有耐心,仔細選用你的招數;釣餌越香,上鉤客戶的份量就越可觀。

工具準備
每個職業都有其載體與工具,我們這一行的載體就是語文,工具則是電腦。對電腦的基本應用 (Windows, Office, Internet, etc.) 無法掌握的譯者注定是要失敗的,或至少找到客戶和工作的機會會比其他同行減少許多。資訊科技是一列不等人的火車,趕快上車吧!

電子格式的字典就是一個說明如何發揮新科技應用的明顯例子。有些翻譯者使用 CD-ROM 字典,如同使用印出的字典一般;如此一來,他們把自己拘限在翻查字詞字義頂上。大多數設計良好的電子字典容許複雜的搜尋,可以讓人使用字詞的定義來搜尋,也可以利用字詞定義中的字詞找到恰當的相對字詞等等。

笛卡爾方法
笛卡爾方法是中學必讀的文本之一;我在中學時代讀笛卡爾方法,讀得並不心甘情願,長大之後卻決定再細細閱讀,好讓自己完全明白笛卡爾傳達的訊息。笛卡爾表達的是,求知求學的重點在於發現、提問並懷疑各種信仰,找出那些信仰的根據,尤其要堅持對那些習而不察的東西提出疑問,並且不僅對將來要學習的東西要抱持這樣的態度,已經習得的東西也要時時檢視。

笛卡爾懷疑教導我們隨時檢驗「罐裝」的知識、無稽的說詞和傳統的「智慧」。笛卡爾常讓我質疑:「我為什麼這樣說?我為什麼這樣翻譯?我為什麼不察而信?我怎麼會這樣使用流行的表達方式?不論出於何由,既然我不同意,為什麼我要遵照這樣的規則?」

親愛的讀者,你瞧,本文並沒有許多簡單的公式也沒有許多方便的竅門。在翻譯這個行業裡,如同在所有的勞心行業中一樣,翻譯人無法與其翻譯專業分開,翻譯人的人品會影響他在翻譯專業上的作為;如果我們在專業上改進自己,我們會同時改進人品,人品的改進同樣也會讓我們的專業改進。

找到這樣的專業真是幸運,而且樂趣無窮。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Michael Tang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5:39
English to Chinese
好文章! Feb 21, 2012

虽然是多年前的文章,但放在现在仍然息息相关,尤其是关于翻译的自我进修、拒绝低价、负责任和口碑营销的部分。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ames_xia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Member
English to Chinese
+ ...
悟道者的感言 Feb 21, 2012

对这句话很有同感:“沒有所謂的完美翻譯。說白了就是:大多數人都說好的翻譯,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对于大多数职业译者,视翻译为艺术或翻译的文件为艺术品,似乎尚有些奢侈。可能对一些业余或兼职译者,在没有多大生活压力的前提下,还有几分这样的闲情吧!

翻译或翻译作品不是职业译者经常关注的东西。那只是一种艺术家的格调或达到这一水平的少数人的专利。如过多留恋于此,则多少会影响对市场的判断和接纳。而这对于职业译者,特别是自由翻译来说,可谓是一种禁忌。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How did you get your first offer?

Advanced search






Déjà Vu X3
Try it, Love it

Find out why Déjà Vu is today the most flexible, customizable and user-friendly tool on the market. See the brand new features in action: *Completely redesigned user interface *Live Preview *Inline spell checking *Inline

More info »
WordFinder
The words you want Anywhere, Anytime

WordFinder is the market's fastest and easiest way of finding the right word, term, translation or synonym in one or more dictionaries. In our assortment you can choose among more than 120 dictionaries in 15 languages from leading publishers.

More info »



All of ProZ.com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