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Pages in topic:   [1 2 3 4 5] >
Off topic: 圍爐夜話 (Share your anecdotes and stories.)
Thread poster: Jianjun Zhang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21:40
English to Chinese
+ ...
Apr 1, 2006

我於零四年註冊會員後,起初並未參與中文論壇的討論,但後來逐漸為這裡成功翻譯業者的發帖吸引,並從先行者分享給大家的知識中獲益很多。

我最喜歡聽大家講述自己的故事,比如前兩天讀到李斌大哥提起小時候看母親學習的故事等。我想這些舊事對以後事業的成功有某些決定性作用。

我也非常渴望知道如文哲、Chance、Kevin、Betty、Weiwei、姚兄等在多種語言翻譯上卓有成就者的語言學習經歷、遭遇的坎坷及獲得的成功。

因此,能否請大家在方便的時候將自己的人生故事拿來與大家分享?

我之所以未將此帖設為「話外題」,是考慮這些小型「傳記」對譯友的事業發展應該會有借鑒意義。

Kevin 兄是論壇版主,文哲兄是論壇熱心人和積極討論者,能否請二位先開頭給大家講故事?:D

[Edited at 2006-04-08 12:49]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先糾正一點 Apr 1, 2006

建軍:

我必須先糾正一點:其實我能說的故事大多是失敗的故事。

Wenjer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21:4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奇聞軼事 Apr 1, 2006

文哲兄:

講講故事,無所謂失敗成功啦。其實人之一生,沉浮坎坷之中,究竟何謂成功何為失敗,有谁可以說清?

總之,翻譯人說翻譯人自己的故事給翻譯人聽,四十五歲或往上的老翻譯人,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年輕的翻譯人聽,我想後者總是能從中受益的。

《人子》那部書不就是作者經歷人生思考後,拿給大家分享的哲理故事集嗎?無需評判它的對錯,只要讓大家讀一讀就好了。

但鑑於一開口就將自己的故事講出來,可能會感覺不自然,所以我在這裡提出這個請求,作為一個「緣起」,請給大家講一講小故事吧。

文哲兄:

你曾提到自己的兄長學習日語,對無線電很感興趣,能否給我們講一講自己受到的影響,還有是接著什麼機緣,學習了德語和其他西方語言呢?


Wenjer Leuschel wrote:

建軍:

我必須先糾正一點:其實我能說的故事大多是失敗的故事。

Wenjer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Kevin Yang  Identity Verified
Local time: 13:40
Member (2003)
English to Chinese
+ ...
我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义。 Apr 1, 2006

建軍老弟,

你出的这个题目挺好的,就是恐怕会让人望而却步,误认为必须是成功的人,或有业绩的人才能来这里发言。不是那样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听听我们这些人说说是什么影响了我们的人生,我们是如何走过(或走着)坎坷的道路,直至今天。从我们的经历里,或走过的弯路里,吸取经验,避免重蹈覆辙,让你这样的年轻人尽快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多听别人的心路历程,就可以从中得到有益的借鉴。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大家应该都来谈谈。

说老实话,我至今还没有觉得我算什么成功。比我成功的人多了去了。对于成功,可能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像Wenjer这么能干的人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成功。就说明了这一点。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问过我,先让我想一下因该说些什么。要说吃过苦的人,我们这里的老傅、老孙、李斌都比我吃苦吃得多。真的,吃苦不是什么坏事。吃过苦的人,才懂得如何承受,能够承受,才有耐力,有了耐力,才能笑到最后。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21:4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對了。 Apr 1, 2006

謝謝 Kevin 兄的解釋,是這個意思。尤其是艱苦創業、能體現堅忍不拔精神的事蹟,都可以給我們這些年輕些的翻譯以啟發。

我知道大家絕不會認為只有自己才最出色、事蹟最值得讓大家讀。不過我想,不妨將這裡看作是聚會的餐桌。大家用餐之後,將電燈熄滅,點起蠟燭,壁爐中泛出紅色的火燄,柴火在低聲私語,遠處傳來悠揚的古琴曲,而大家則是「圍爐夜話」...

Kevin Yang wrote:
不是那样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听听我们这些人说说是什么影响了我们的人生,我们是如何走过(或走着)坎坷的道路,直至今天。从我们的经历里,或走过的弯路里,吸取经验,避免重蹈覆辙,让你这样的年轻人尽快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多听别人的心路历程,就可以从中得到有益的借鉴。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大家应该都来谈谈。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我這一生頹廢 Apr 1, 2006

曾經翻譯一首俄羅斯女歌手 Vika Tsyganova 唱的歌「我一生頹廢」,我之所以會喜歡那樣的歌曲,而且把它翻譯成我這顆不太中用的腦袋所能記住的語言,其主要原因是那唱出的感情正是我對我一生失敗的評判:

我這一生頹廢,不甚切合實際。
有時猛烈撩琴,有時輕輕扣弦;
若撥斷了琴弦,便需承擔責任。
而在某個暗夜裡來到天堂門前,
遇上天使們客氣將我阻擋在外,
說:你怎會如此漫不經心生活?
或因不知會有後果?還只是忘了會有後果?
你是哭得還不夠?或是愛得還不夠?

我充滿罪惡-動輒得疚。
但請莫當即判我有罪,時候依然太早。
我確還沒哭夠,也還沒有愛夠。
那顆罪惡的心我遺忘在露西亞!
別急,天使們請想一想再定罪!
要嘛讓我失魂落魄跟著你們,要嘛放過我!
將我的琴弦絞得更緊,為我祈禱為我祝福!

我的毛病是,我不怎麼能做思想,只能拾人牙慧,這是我終於成為翻譯者的原因,因為翻譯者只能依據手上的文本,把別人的思想翻譯出來,加油添醋是不允許的,有錯的話,那是作者的錯。至於理解錯誤,因而翻譯錯誤,那當然會有讀者,尤其同行,絕對不會放過給予高規格指教的機會。但,拾人牙慧至少還是比較安全些。因此,我寫文章總會引述一大堆別人的說法,自己說的話不多,這樣我感到非常安全,有點像我從小由於長得細瘦孱弱,總是夢想著要討得一位高大健壯的媳婦兒,好獲得多些的安全感,不料終於如願以償一般。對於一個頹廢的人而言,那種安全感真是舒暢!

成功的人生到底是怎樣的人生,我真的不知道。不過,小時候被灌輸的是忠孝節義,少年時期則喜歡讀偉人傳記,不是那種現代偉人的傳記,是那種經過歷史考驗、功過分明的偉人傳記,總以為那些偉人的生命才是成功的,結果是越讀越覺得自己非常非常渺小,直到明白了偉人之偉大並不在於成就,而在於他們的恆心毅力和平衡的處世態度。

如果要講說成功的故事,我大概只能講說那些偉人的故事,而且講的也不是他們的英明偉大,而是他們所表現的平衡態度。那麼,底下再拾人牙慧一番,引述一段也許對大家有幫助的黃正清翻譯的富蘭克林自傳記裡的文字:

「同時,在這裏,我也要倚老賣老,談論自己過去的事了。我雖然這樣倚老賣老,可是一定不會使那些為了表示尊賢敬老,也許會感到不好意思不聽的人,覺得討厭,因為我要寫下來的這些,你願不願意讀,都是悉聽尊便。最後,我也許會過份自誇自耀,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的。(我還是自己坦白承認出來的好,因為我即使耍賴,也沒有人會相信我。)說老實話,有人會講『我可以絲毫沒有一點虛心地說,』但是我很少聽到,或是在書上看到,他們那樣說了以後,而下面立刻接著舉出來的事情,不是充滿了虛榮意味的。世界上多半的人,不管自己是多麼虛榮自負,卻不喜歡別人虛榮自負;不過我遇到這樣的情形,總是看得很開,不以為意,因為我相信,人有虛榮心往往是好的,而且在他的行動範圍以內,對別人也是好的;因此,在許多情形下,若是有人感激上帝在他種種生活享受之外,還給了他虛榮心,也算不上是太荒謬。」

老班這段話有意思。這種話我肯定說不來,我只能說:我這一生沒有多少生活享受,但我要大大感謝上帝給了我一顆頹廢的心,讓我不會失魂落魄跟著天使們走,總算還受得住人生的一些些殘酷。感謝上帝!


[Edited at 2006-04-04 06:54]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人間的故事就是人子的故事 Apr 3, 2006

Jianjun Zhang wrote:

文哲兄:

講講故事,無所謂失敗成功啦。其實人之一生,沉浮坎坷之中,究竟何謂成功何為失敗,有谁可以說清?

總之,翻譯人說翻譯人自己的故事給翻譯人聽,四十五歲或往上的老翻譯人,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年輕的翻譯人聽,我想後者總是能從中受益的。

《人子》那部書不就是作者經歷人生思考後,拿給大家分享的哲理故事集嗎?無需評判它的對錯,只要讓大家讀一讀就好了。

但鑑於一開口就將自己的故事講出來,可能會感覺不自然,所以我在這裡提出這個請求,作為一個「緣起」,請給大家講一講小故事吧。

文哲兄:

你曾提到自己的兄長學習日語,對無線電很感興趣,能否給我們講一講自己受到的影響,還有是接著什麼機緣,學習了德語和其他西方語言呢?


你這問得可真多呢。很不容易回答。

小時候,大我二十二歲的二哥經常用各種方式教訓我,其中最常用的是拳頭和巴掌。等我稍微長大了,我會和他講道理,但他說:「我吃過的菜比你吃過的米更多,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你,憑什麼跟我說道理的?!」於是,我回答:「你多吃了也多拉,你多走也多摔跤!」這下可好,我的道理當然馬上得到硬道理的回應 (二哥的拳頭確實很硬!)。

其實,四十五歲或以上的翻譯者不見得比二十幾歲的翻譯者高明,因此不見得能說出些對年輕翻譯者有好處的東西。不過,也許說一些失敗的故事也蠻可以讓年輕人得到一點幫助。比方說,傅先生那位違規開車被警察毆打的盲人,那就是個很有趣、很有幫助的故事。我非常喜歡那個故事,如果想到那一類的故事,我也會拿來說說,大家快樂一下。在人間最有幫助的就是快樂。人生真的是以快樂為目的。

寫《人子》的鹿橋原本還想出版一本《六本木物語》,結果他的《人子》在台灣發表之後,又宣稱將要發表《六本木物語》時,有一位名喚何懷碩的文藝界「大師」在報上寫了一篇文章大罵吳訥孫 (鹿橋的本名),說他不過是出身太好,對國家民族沒有半點盡力,對日抗戰時期在西南大學躲在防空洞裡寫著一本盡是兒女私情的《未央歌》,現在又出版了一本言不及義、玄之又玄、對國人毫無幫助的《人子》,還說什麼要出一本東洋味道特重的《六本木物語》,基於憂國憂民的情懷,令人無法不氣憤地跳出來揭穿吳訥孫的偽善面目。鹿橋後來真的沒有發表他寫的《六本木物語》,那是我一直抱憾的一件事,因為我可以猜想到他會是怎麼寫那些故事的,應該是很可以幫助年輕人找到人生方向的故事。但是,這個世間其實就是那個樣子,還是〈獸言〉裡那位老先生看透了人生,所以他告訴他的後代子孫「不要讀書,不要讀這許多書,出去玩,出去做什麼都好,就是不要讀這許多書!」,然後他燒掉了他寫的的猩猩語法。我真的愛死了鹿橋寫的故事!

至於我的兩位兄長學了日文,那其實沒什麼,因為他們出生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小學和中學已經學了日文,在蔣介石集團的統治下,我父親已經不在學校裡教日文了,我祖父原本是教漢文的私塾老師,當然也教了我父親漢文,我父親則是一位日治時代的日文老師,所以在國民黨統治下還是繼續教導孩子們學日文,我的三個兄長之中因有兩位已有基礎,所以他們學得好,我和我三哥則一點也學不會。倒是我祖父、父親的圖書室裡有一些日本友人留下的德文書,尤其是植物學和造林方面的書籍,裡頭有許多好看的圖片,我老是想讀懂那些書,所以很早就開始學德文,到了大學二年級我便開始翻譯一些德國、奧地利和瑞士作家的戲劇、小說和散文,一面當作練習,一面也給自己留下紀錄。呵呵,現在回頭看那些翻譯,老實說,錯誤或中文措辭不當的地方還真的不少呢。

我大哥由於在日治時代就已經在無線電訓練學校受過訓練,送進軍事機場通訊中心替代日本人操作無線電,因為當時二戰已經到了末期,日本人知道台灣受到美軍轟炸是遲早的事,軍事機場受到轟炸是肯定發生的事,所以用密集課程訓練出一些台籍青年去為日本人在危險的地方替代任務,沒想到當時的無線電通訊因材料不像今日這麼發達,廣播和接收所需的天線拉成一大片,恰恰是美軍轟炸機場時的一個很好的地標,所以美軍只以那個通訊中心為地標,知道看到一大片天線時,往西北西方向飛個七分鐘就可以轟炸到機場,因此那些在電台裡工作的台籍青年全都活過了二戰。沒想到蔣政權來到台灣後,電台裡的那七位台籍青年不消多久全都被中國共產黨吸收成為共產黨員,1952 年底全都遭受國民黨逮捕,六個人被槍斃,其中一位的妻子去領屍體時,當場昏倒,因為她先生的二十個指甲全都被拆得血肉模糊,而我大哥是唯一的幸運者,他比較笨些沒有受到共產黨任與大責,竟然判刑無期,在牢裡唱了三十二年兩個月的綠島小夜曲,終於在 1985 年一月釋放出來。進去時他是二十四歲,出來時則已經是五十六歲的人了。

由於我的家庭有這麼些痛苦的經驗,我們很清楚華人社會的政治是如何的情況,所以我不會輕易相信那些口說憂國憂民者的冠冕堂皇言詞,對那些疾惡如仇的人更是戒慎恐懼,因為他們對他們偏執的善往往正是人間最大的惡,他們常常會以善之名對別人行惡,所以離他們遠些是保身的最基本認識。

我的失敗故事還有許多,有空再談。以一個好玩的故事做結束:我在大學時代有一位接近的同學,他的父親是隨著國民黨政府在國共內戰中逃到台灣來的,他很喜歡看電影也研究拍片的學問,有一回他告訴我:他有一個電影的想法,他要拍一部電影叫《毛澤東與蔣介石》,片頭用卡通開始,卡通裡是兩隻烏龜在一片巨大的秋海棠葉上打架。呵呵,蠻生動的卡通呢,我說。


[Edited at 2006-04-04 07:06]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順道轉貼個有趣的東西 Apr 3, 2006

在 O Mundo de Claudia 讀到她的貼文如下,值得一讀:

Posted by claudia Permalink

Reality
I've been fascinated by this grafitti for a while; then I started reading Paul Watzlawick's "How real is real?" and there was a very similar sentence in the preface.


watzlawick.jpg

Campo Mártires da Pátria, Lisboa

"The worst illusion is to think there is only one reality."


這段貼文裡提到的 Paul Watzlawick's "How Real Is Real?" 這本書也真的值得一讀。像這種東西才是真正能幫助別人和自己的東西,那本書即使不讀內容,光光讀 Paul Watzlawick 的自序就已經能讓人受益。

Claudia 的部落格 (Blog) 在 http://claudia.weblog.com.pt/arquivo/2005/10/ 這位葡萄牙知識份子的思想相當有趣。


[Edited at 2006-04-04 01:1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oyce Curran  Identity Verified
Local time: 21:40
English to Chinese
+ ...
建军,偶来了 Apr 3, 2006

Kevin Yang wrote:

建軍老弟,

你出的这个题目挺好的,就是恐怕会让人望而却步,误认为必须是成功的人,或有业绩的人才能来这里发言。不是那样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听听我们这些人说说是什么影响了我们的人生,我们是如何走过(或走着)坎坷的道路,直至今天。从我们的经历里,或走过的弯路里,吸取经验,避免重蹈覆辙,让你这样的年轻人尽快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多听别人的心路历程,就可以从中得到有益的借鉴。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大家应该都来谈谈。

说老实话,我至今还没有觉得我算什么成功。比我成功的人多了去了。对于成功,可能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像Wenjer这么能干的人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成功。就说明了这一点。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问过我,先让我想一下因该说些什么。要说吃过苦的人,我们这里的老傅、老孙、李斌都比我吃苦吃得多。真的,吃苦不是什么坏事。吃过苦的人,才懂得如何承受,能够承受,才有耐力,有了耐力,才能笑到最后。


你看,还是Kevin理解我是怎么想的。俺在门口徘徊了好几分钟,不敢进来(555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21:4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稍后回来 Apr 3, 2006

文哲兄:

早上读了你最近的两篇,有一些感想稍后会写在这里。国民党走到哪里都忘不了带去白色恐怖。年轻人受政治愚弄而牺牲的不少,几十年后他们中的大部分却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再没有人会记起他们。而当年处于敌我矛盾的政党却因为眼前的利益而投在一起,可能造成更多地人为他们的利益去牺牲自己...历史就这样循环着。

Joyce 姐:

好久不见你来,最近好吗?上次与番邦友人激战正酣,这里火药味儿让大家可能都感觉不太舒服,现在平静了,有空也来讲讲自己的故事吧。我现在做的项目开始有点儿棘手了,需要多花些时间在上面。稍后我会回复大家的故事 with my comments。

祝大家愉快!

[Edited at 2006-04-03 23:5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Treatment Apr 4, 2006

Wenjer Leuschel wrote:

共產黨吸收成為共產黨員,1952 年底全都遭受逮捕,六個人被槍斃,其中一位的妻子去領屍體時,當場昏倒,因為她先生的二十個指甲全都被拆得血肉模糊,而我大哥是唯一的幸運者,他比較笨些沒有受到共產黨任與大責,竟然判刑無期,在牢裡唱了三十二年兩個月的綠島小夜曲,終於在 1985 年一月釋放出來。進去時他是二十四歲,出來時則已經是五十六歲的人了。


小学还是中学的课文,江姐等人遭受的待遇。但是文革中,有很多类似这种待遇的事是没有暴光出来。反而香港街头免费派发的《大纪元》报,法轮功信徒煽风点火地诉说他们如何如何受到迫害,在某广场有人在闭目双手合十,为之打坐。Mr.Lee(or Mr.Li)臣服信徒们确有他的一套。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但願子孫後代不受迫害 Apr 4, 2006

redred wrote:

小学还是中学的课文,江姐等人遭受的待遇。但是文革中,有很多类似这种待遇的事是没有暴光出来。反而香港街头免费派发的《大纪元》报,法轮功信徒煽风点火地诉说他们如何如何受到迫害,在某广场有人在闭目双手合十,为之打坐。Mr.Lee(or Mr.Li)臣服信徒们确有他的一套。


法輪功的情況如何,我不知道,無法判斷。不過,有些東西必須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人才會有感受,才會有知覺。我希望我的子孫後代永遠不會感覺到受到迫害。

一個很簡單的道理:這個世間確實有人作惡,但那並不表示任何人可以站在道德的高處以惡制惡。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說:"父呀,寬恕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當時耶穌的教誨被視為邪教,今日祂的教誨是這個地球上信眾幾乎是最多的宗教,儘管由於對祂的教誨之詮釋不同而分裂成許多不同的教派。

另一個簡單的道理:有人吸毒,有人販毒;何者較惡,應該受到更嚴厲懲罰呢?誘人犯罪者似乎應該受到更大的懲罰,不是嗎?吸毒者危害的是自己,販毒者危害的是別人。吸毒者若為了購買毒品而犯下竊盜或搶奪的罪行,那麼他應該受到竊盜或搶奪罪的懲罰。但,如果他只是因吸毒而家財耗盡,並沒有竊盜或搶奪,卻餓死或毒死自己,那就是他受到的懲罰。販毒者的行徑則不是這麼回事,儘管他會辯稱購買毒品者出於自願。

如果法輪功真的是邪教,最簡單的扼阻辦法是讓他們說話,讓他們說出一堆大家都會嗤之以鼻的歪理,他們露出破綻,人們當然就不會相信他們的宗教理論。如果是這樣,還需要給他們任何形式的暴力懲罰嗎?

事實上,人們之所以會覺得受到壓迫,那是由於他們不被允許表達他們感受到的真實之故。每個人感受到的真實是不一樣的,如果讓每個人誠實地把他們感受到的真實表達出來,那就是他們每個人的意見,那些意見很可能與我們的意見大同小異,只因為生活環境和文化教養不同而因此有小異而已。

除此之外,一個人是否誠實地表達自己的感受,這是很容易檢證的。首先是他自己最清楚,其次是他舉出的例證大多可以查驗,造假者會心虛而露出破綻,例證檢驗的結果也大多可以是清楚明白的。比方說,人們根本不喜歡某人的行為和品德表現,但因他所居的勢位會教人受傷或喪命,所以人們可以沉默不表意見,或也可以屈意奉承,這都是自由選擇;但在選擇裡,也呈現了每個人的品格,仔細的人都會察覺的。

有的人做錯事,沒有勇氣承擔責任,為了自己的面子或為了掩飾自己的錯誤行為,採取把知情者鬥爭為惡者的策略,那樣的人會假冒善意於他人,挑撥他人去鬥爭他的對手或知情者。其實,那樣的伎倆不一定奏效,因為總有人可以觀察到事物的另外一面。箝制人口的手法是在上位者最應該忌諱的,因為那會讓敏感的人有不好的觀感,所以位居權勢者要非常小心使用這種手法。聰明的在位者會讓作亂者自行曝露不良的心跡。因此,我認為根本無需禁止法輪功,讓他們自行曝露,自然會化解社會對他們的不明瞭,自然人人會有自己的判斷。

Paul Watzlawick 的那本 "How Real Is Real?" 真的是一本非常值得推薦的好書。


[Edited at 2006-04-04 07:11]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stonejohn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拭目以待... Apr 4, 2006

谢谢建军兄挖这个大坑,让各位前辈扑通扑通往里掉...:-)

偶拭目以待ing...

感觉在这里真的能学到很多东东 嘿嘿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4:40
English to Chinese
+ ...
气功 Apr 5, 2006

Wenjer Leuschel wrote:

如果法輪功真的是邪教,最簡單的扼阻辦法是讓他們說話,讓他們說出一堆大家都會嗤之以鼻的歪理,他們露出破綻,人們當然就不會相信他們的宗教理論。如果是這樣,還需要給他們任何形式的暴力懲罰嗎?



[Edited at 2006-04-04 07:11]


法轮功在国内是不受大众认可的,这种看法是自发形成,不是政府“喉舌”——传媒宣传布道所能左右。MR.MAO的众多主义在当时的形势下如无形珈琐牵制人们三十多年,业已烟消云散。现还有人如神般贡奉MR.Li,只能说明他领导力、公信力特强。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21:4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Let us stick to the theme idea. Apr 5, 2006

Please share your interesting life stories here. Freedom of speech is what I also advocate, but let us stick to the theme of this thread. I'll be back after a while.

Thanks!
Jianjun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Pages in topic:   [1 2 3 4 5]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圍爐夜話 (Share your anecdotes and stories.)

Advanced search






TM-Town
Manage your TMs and Terms ... and boost your translation business

Are you ready for something fresh in the industry? TM-Town is a unique new site for you -- the freelance translator -- to store, manage and share translation memories (TMs) and glossaries...and potentially meet new clients on the basis of your prior work.

More info »
WordFinder
The words you want Anywhere, Anytime

WordFinder is the market's fastest and easiest way of finding the right word, term, translation or synonym in one or more dictionaries. In our assortment you can choose among more than 120 dictionaries in 15 languages from leading publishers.

More info »



All of ProZ.com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