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Pages in topic:   [1 2 3] >
Off topic: 了解一点儿民族问题
Thread poster: Jianjun Zhang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08:50
English to Chinese
+ ...
Jul 21, 2006

找到一篇南开大学硕士生们搞的社会调研,昨天细细读了一遍。

尽管其中仍有些误解和缺陷,但对于了解中国穆斯林民族之一的回族,他们的生活情况,对于增进民族交流还是有很大帮助。

今天下午主麻礼拜后,我和一些人谈到这次调研,他们颇有印象。但他们说当时还以为是政府派人来搞拆迁调研呢。

去年7月我记得有些学生模样的人站在清真寺门口,那天正好有殡礼,我从他们身边经过时,有个穿短裙的女生盯着我看,令我很不高兴,我当时还以为他们是出殡的回族子弟,穿这种衣服来清真寺!寺门前牌子上写得清楚,穿短裙与短裤者不得入内。

好了,这些都不管,我来摘一部分给他家看一看:
全文见:
http://www.nfcmag.com/ReadNews.asp?NewsID=4172
===
从车窗里远远地看见一座座伊斯兰建筑的金色圆顶,就知道天穆到了。



《天穆镇志》是这样自我介绍的:天穆镇位于北辰区南部、北运河两侧,以政府驻地天穆村而得名。辖15村、14居委会,总面积26.96平方公里。回族人口2.13万人(2001年),占天津市回族总人口的12.35%,是颇有影响的回族聚居区,多次荣膺“全国十佳乡镇”称号。

======

北辰区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穆主任(1995年曾任天穆镇副镇长)也是回族。他说可以安排我们与阿訇[⑦]等宗教人士座谈。这样更好,有些问题确实不适合在问卷中提。他还提到,回汉通婚很少,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都不到。要结婚,汉族必须信仰伊斯兰教。问卷的时候,人家就算是异族通婚,也不会这么写。其实认识的人心里都有数。

====
天穆清真北寺,位于天穆村西北,明永乐二年(1404)建。后几经翻修、扩建于民国二十年(1931)又重建。1948年,遭火焚。1950年,村民重修。1983至1992年,经5次增建、重建成现今格局。



在清真北寺,恰巧刘品德主任(清真北寺民管会主任)在。他说,你们觉得调研新鲜,我们这边老百姓都烦得要死:“老调研,又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没用。”回族子弟毕业后就业难,用人单位不愿意要(饮食习惯和偏见是重要原因),好多家长无奈之下替孩子买市区户口。刘主任有自己的小车,在当地是个比较有影响的人物。

清真寺大街社区居委会(又称第三居委会)的王娟主任陪我们进行了入户调查。总体感觉,这里有不少无业、失业人员,基本上吃低保,也没什么文化。最困难的是一对残疾人夫妇,一个月就一两百块钱收入。

可能年轻人都出去工作了吧,呆在家里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他们觉得我们大学生调查不管事,所以不大当回事,“爱怎么写怎么写吧”、“你又不能帮我解决工作”。有的人甚至要撵我们出去,弄得我们有点尴尬,幸亏有居委会的大姐陪着。

在其中一家门口访问的时候,遇到一位胖大哥,他的妹妹居然是南开大学中文系80年代的毕业生,算是我们的校友,不过现在已成了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世事难料。她也慨叹:当初我们也像你们一样有朝气、有激情,希望能改造社会,觉得自己是主人翁,现在还不是平平庸庸地过日子?

一个无业人员蹲在自家门口,拉住我们问是干什么的,然后一个劲地说自己的情况,希望政府给点补助金、低保之类的。我们跟他解释说,我们这个调研不能给他什么物质补助,希望他谅解。走进他的房子看了看,确实很糟糕:30多平米的房间黑乎乎的,除了床什么都没有。

居委会的三位大姐一个月拿360块钱,窝在几平米的小房间里,闷热得很。他们一周上六天班,900多户人家、两千多口人[14]的鸡零狗碎的事他们都得管。居委会工作人员多数是下岗多年的中年妇女,三年换一届,但基本上是原班人马留任。毕竟是本地人,工作也熟悉了。听说我们研究生一个月可以拿380块钱补助,于萍大姐笑言,你们学生比我们拿工资的生活水平还高。

在居委会里,遇见了两个回族老人,家里条件不错,谈得比较愉快。一位大爷每月能拿七百多块钱退休金,儿女又有出息,他虽然单过,但家里各种电器一应俱全,装修得也很好。

三点多的时候,我们回到清真寺,顺便采访了会计和一位“海里凡”(又称“哈里发”,专职学习伊斯兰教教义的学生)。丁文龙,河北黄骅人,现年30岁,16岁就在这里做海里凡。每天由阿訇教授伊斯兰经典教义和阿拉伯语。[15]他和另外七名海里凡的理想是以后也能做教长[16],管理一方宗教事务。

阿訇和海里凡的生活都由穆斯林集资赞助,每个月还发菜金(相当于补贴),分别是100元和50元。清真寺的几个海里凡都不是本地人,他们是经过老师推荐过来的,每年可以有三个月左右的探亲假。

会计戴宝竹说,清真寺现在“以寺养寺”,国家一般不补贴,除非是兴建清真女寺(清真北寺扩建工程)和举行宗教活动、节日的时候,比如开斋节(11月3日)、古尔邦节(1月21日)和圣纪节(4月21日)这三大节日。[17]

修建“清真女寺”,各级政府提供了160多万,其余都是清真寺找工商大户(主要是做运输和牛羊肉生意的)募集的,穆斯林群众也自愿捐助了不少。这些帐目都要公开的,在清真寺的黑板上都有记录[18],有的还刻碑留名。因为穆斯林讲究清洁,按规定每次进清真寺礼拜前都要沐浴,所以沐浴所用的水费和燃料费是笔很大的开销。

戴宝竹原先在工商公司工作,退休后拿300多块钱退休工资,加上在清真寺做会计一个月拿四五百,收入算不错了。寺管会的工作人员没有休息日,天天上班。不过他们是民间组织,算是志愿工作吧。

伊斯兰教徒每天做五次礼拜,时间是不断变化的。调研的七月份,每天五次礼拜的时间分别:清晨四五点太阳出来以前、中午太阳稍微偏西时、傍晚、太阳落山但有夕阳红时、九点多天黑时。

周五中午(12点~14点)举行的“聚礼”(有的资料称“会礼”)仪式是一周最隆重的一次,有四五百人参加。由于年轻人不少都迁出天穆工作和生活,现在到清真寺做礼拜的以老年人居多,很虔诚,有的每天五次都来。

=====
天穆医院访大夫,清真北寺观聚礼

医生们很少去清真寺,认为自己受过专业技术教育,去清真寺的人大多是需要精神寄托的人。总体感觉,医生的收入、文化程度都比较高,也比较配合访谈。有不少人打算买房,或者刚买完房子。他们在天穆是各方面条件比较好的阶层。

今天恰好是法图麦节,清真北寺要举行活动。法图麦节是为纪念穆罕默德的女儿、阿里的妻子法图麦(又译作法蒂玛)忌日的节日。高主任领我们参观了清真北寺内景。

清真北寺内有大殿(礼拜殿)、对厅、南北讲堂、门楼、水房(沐浴)、望月楼等建筑,面积约1500平米。大殿呈中国古典宫殿式建筑风格,为主体建筑,由四组单体建筑相连而成:前为卷棚式抱厦,接为两组四面坡式庑殿顶厦,称前殿、中殿(天沟),后进称后殿,殿顶并排矗立三座亭式阁楼。殿顶铺琉璃瓦,饰有五脊六兽。望月高25米。反翘、角梁、角云、柱头及斗、升、拱均彩绘。台明(基础)高1.2米,草白玉石砌成。台明至檐头,镶花格木质落地窗。殿柱高20米,径40厘米,漆红色,绘金色西蕃莲花。后殿内凹旋圆门[19],有金箔镶嵌的阿拉伯文及门环1对。(《天穆镇志》,第417~418页)

中午,在天穆地段医院旁边的天祥饭庄吃饭,顺便访问了老板。他却硬是不肯承认自己是老板,估计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不愿露富吧。他再三强调,民族问题很敏感,千万别“瞎写”。我说我们不谈民族问题,只研究社会各阶层状况,对天穆做一个案例研究,只不过这边回族比较多有特殊性罢了。

中午一点多,我们在清真北寺拍摄了聚礼的场面。好几百人从各地赶来参加。阿訇主持,海里凡协助。仪式结束后,分发了牛肉,并为一位回民举行了殡礼。阿訇为其诵经,家属排成长列跪在两边,接受其他穆斯林的握手慰问。我们特意向高主任咨询:这些拍摄的资料可否公开?他说,可以有选择地使用,只要不伤害民族感情和触及敏感问题就行。

在清真北寺民管会办公室,我们遇见了公安交管局红桥支队新江桥大队副大队长高月慈。他是高主任的侄子,长期代表政府处理回族的社会治安事件,在回族群众中比较有影响。刘主任跟我们抱怨,说他孩子24岁了,工作还没有着落,说这都是因为用人单位有偏见,只要听说是北辰区的又是回民就不愿意要,怕麻烦。

我们还回访了天穆村村委会,收了5份问卷。村委会主任李世英接受了访问。天穆镇有15个村,天穆村是最大的一个,有6700户,21000多人。这里回族占85%[20],不少人是无业人员或者做小买卖。

很多回族之所以不愿意拆迁改造,一方面是因为对政府的补助不满意,另一方面是因为不愿意离开回族聚居区 ,对“依寺而居”的邻里生活很依恋。李主任主张是否可以“还迁”,让老百姓在原地住上新房,仍然可以保留原有的居住格局和生活环境。记得穆主任提过北京的牛街回族社区就是“还迁”的成功案例。[21]
=====
在刘凤、穆群英两位居委会大姐的陪同下,我们四处走访。89岁的穆祥彦老人是个虔诚的穆斯林,每天按时去清真寺做礼拜,三十岁起在家自学《古兰经》、《认主学》等宗教书籍,并做了大量笔记。

局促的小屋里,四壁上挂满了各种荣誉和阿拉伯语书法,以及到各地参观朝觐的照片。穆祥彦说,清真就是讲究清洁,而且是从里到外(饮食、衣着、环境、心灵)都要清洁。穆斯林不饮酒,平时也不怎么应酬,人际交往比较单纯。

穆祥彦以前在民政局工作,退休金780元/月。女儿每月享受357元的低保,靠老父亲贴补些家用。他接受过记者采访,我们去的时候他正戴着老花镜读报纸。邻居家恰好来送土豆烧牛肉,这种和睦的邻里关系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多年以前的回忆了。
====
做小买卖的多,私营企业主少,也就是说事业做不大。不少人跑运输或是做牛羊肉生意、开冷库发家。近几年,因为连续有工厂倒闭或者拆迁,所以下岗工人比较多。周边70%的人都是原先农工商公司下属的各个工厂的工人,现在都没了着落。

附近其他地方有拆迁的,但是天穆始终没动静。刘凤说,假如哪天真要拆迁了,最好还是让回族住在一起。老年人不愿意住楼房,爬上爬下的不容易,而且串门也不方便。

下午三点半,居委会附近的地方基本跑遍了。在高主任的介绍下,我们与清真寺的马玉杰教长(阿訇,山东临邑人)认识了。他填了一份问卷,并答应下周参加座谈会。马教长办公、休息都在同一间屋里,拐角处挂了一个时间表,标注着不断变化的礼拜时间。

天穆是回民比较集中的地方,伊斯兰教的根基比较好,来寺里做礼拜的人很多。一般每天的中午和晚上都会有三、四百人来,到了周五的“主麻”[23]和大的节日会有六、七百人聚集在寺里礼拜。

隔壁哈里发室(或译“海里凡”)的六个哈里发很年轻,也很乐意与我们交谈。丁文龙算是熟人了,帮我们介绍情况。他们都比较年轻,最小的刘宏伟(教名“苏来玛乃”)才19岁,辽宁朝阳人,刚来几个月。20岁的张虎和21岁的杨志强都来自山东。21岁的刘雷来自河北孟村回族自治县。[24]他们都是初中文化,父母觉得念书不会有什么前途了,所以送他们过来学习,再说这里也是比较有名。

39岁的李广涛(教名“穆罕默德•奥斯曼”)也是山东人,家在德州陵县,是“听经阿訇”,用他的话说,叫深造。他学阿拉伯语已经20多年了,但口语表达仍然不行,因为经典上用的都是古阿拉伯语。他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要起来做礼拜,一天五次。每次做礼拜前还要沐浴,一天总共要花两个多小时礼拜。这也是很多有工作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无法坚持礼拜的原因。

哈里发们的任务就是学习各种宗教知识,以便成为一名宗教职业者。他们一般跟定某一位老师,老师受聘到哪个寺,他们也跟到哪个寺。从开始学经到毕业,没有固定的年限。一般要连续学习七八年以上,直到最后一位教他的阿訇认为他可以毕业了,这才取得受聘当阿訇的资格。李广涛的妻子在山东老家务农,他希望以后可以找一个清真寺做阿訇。在老家熟人多、不方便,所以他愿意去外地。

哈里发的生活很平淡,寺里对他们的管理也比较严格,外出都要请假,而且要按时回来。现在主要跟家里人和以前的同学联系,交往的范围并不广。已婚的哈里发可以每三个月回一次家,未婚的半年回去一次。家人也可以随时来探望。
====
在穆主任的亲自陪同下,上午我们在天穆清真南寺与阿訇马文华、寺管会主任穆瑞及乡老[26]张恩荣、王景华和石光普等座谈,了解了天穆镇和清真寺的历史。



至大二年(1309),元武宗“拨汉军五千,给田十万顷,于直沽海口屯种。又益以康里军两千,立镇守海口屯储亲军都指挥使司。”“康里军”,即包括大量回族的西域少数民族军队,被元朝政府征调到漕运和盐业相当发达的直沽来。他们“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聚牧养”,一部分便成为当地居民。不少南方的回族客商、军士、官吏随漕运或军队沿运河北上,落户于京津之间,天穆一带便成了回族的重要聚居区。

明洪武、建文年间,浙江杭州府钱塘县人穆重和,随燕王朱棣北狩燕京,曾驻兵直沽小孙庄。其子穆能、穆太“袭御前带刀侍卫”职,永乐二年(1404),“以扈从銮架,由水运漕船押运皇粮至通州,卸后即蒙殊宠,以漕船恩赐”。穆氏兄弟接受燕王赏赐的大船,顺流南返至小孙庄。这里距天津府城北10里,南靠津城,北邻仓廒,三面环水,风光旖旎。穆氏便在这里落户安家,遂成为村里的大户,小孙庄从此改叫穆家庄。明嘉靖年间,从河南单姓、南阳周姓迁住穆家庄南侧,并建天齐庙,发展为天齐庙村。以后,金陵王姓,山东、河南马姓及江苏、浙江、河北等地的回族李、哈、崔等姓迁入,两村皆成规模。1951年,天齐庙与穆家庄合并,称天穆村。(《北运河》,第83~84页)

在天穆村,北寺和南寺相距不过几百米,建筑风格却迥然不同:南寺是伊斯兰麦加风格,金色的圆顶,建筑主体则是白、绿色调,与北寺的中国古典宫殿式风格不同,规模也稍小些。大殿面积1050平方米,可容500人同时礼拜。清真南寺始建于1854年,1948年被国民党焚毁,1958年修缮,1976年被地震损坏,1989年政府拨款群众集资重建。2002年又建成清真女寺,可容100人礼拜。

以前清真南寺有自己的小买卖:糕点厂、酱油厂之类的,大小有约16种,年收入二十余万元,解决了寺内各项开支,还修建了南北讲堂,购买了汽车。2000年左右北运河附近拆迁改造后,这些买卖都关闭了,政府给了一定的补偿。现在的南寺有一些门面房,每间每年收1~2万,穆斯林群众不时地有捐助。

清真南寺自办“南寺通讯”小报,宣传伊斯俩目知识。暑假期间,清真南寺还为穆斯林小孩免费开了念经班,教他们一些启蒙伊斯兰教经典和阿拉伯语。教室很干净,还装了空调,学习环境很好。

天穆的人口分布特点也大体摸清了: 一条大街(京津公路)两边分布的各种银行、超市、邮局以及各种店铺的从业人员大都是汉族,而且是外地人。门面房后面大片的居民区居住的,则基本上都是作为常住人口的回族。



[Edited at 2006-07-21 10:2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建军:谢谢! Jul 21, 2006

我以前就知道爱吃通县的糖火烧,天津的麻花,还有豌豆黄之类回族小吃,这里的阿拉伯人过斋月也有不少类似点心,我总去买,也有阿拉伯朋友,但是和她聊宗教习惯不多,现在她搬家了,更少有机会聊他们的文化传统习惯了。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Han Li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16:50
Member (2005)
English to Chinese
+ ...
谢谢建军的介绍! Jul 21, 2006

说真的,我对回族的了解非常的少。记忆中第一个认识的回族人是上初中时坐在我身后的一个女孩,看起来挺文静的。后来上高中,大学,再没有见过。
现在读研的研究所,也有一个回族工作人员,所里工作人员一块吃饭,也是专为她准备清真食品。
这里的金水河边也有一个清真寺,感觉挺神秘的,每次路过只是往里面望望,也不敢靠近。
其他对回族和伊斯兰的了解都是通过你的介绍了。:-)

[Edited at 2006-07-21 15:09]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08:5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溝通是解除民族障礙的最佳方式 Jul 22, 2006

溝通、相互了解,然後才能逐漸排除雙方的障礙。如果不了解對方,就斷然認為他是如何如何的,自然不合常理。正如我們與新人交往,一次、兩次、三次,並不足以真正了解他人。但經過長期交流後,我們即會辨認出谁是熱心人,谁是賣弄者,谁以誠相待,谁曲心矯肚。但這需要過程,也需要我們伸出手去接觸。不只是回漢之間會有誤解,等我有時間會再寫一些實際的例子給大家看。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08:5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一般的感觉 Jul 22, 2006

Han Li wrote:
这里的金水河边也有一个清真寺,感觉挺神秘的,每次路过只是往里面望望,也不敢靠近。
[Edited at 2006-07-21 15:09]


大体在回族较少或与伊斯兰接触不多的地方,总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我想这是正常的。有些人对佛教寺庙其实也有这种感觉。他们在里面做些什么?这篇调研中都提到了。

实际上,在像天穆几座清真寺这样热闹的地方,神秘感就会减弱,因为一天五次礼拜,从凌晨到夜晚,每次礼拜时要唤礼,都让人觉察到里面的活动。倒是冷冷清清的孤寺才会让人觉得那么神秘。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pkcha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03:50
Member (2006)
English to Chinese
+ ...
回民、回族、回教徒、穆斯林、伊斯兰 Jul 22, 2006

建軍兄﹕想請教一下,回民與回族這兩個詞應是有分別的,但你感覺到一般人對這兩詞的實質意義或內涵是不是不太清楚。就是回民與回教徒又應該是有分別的,至於如果說『伊斯兰、穆斯林或回教分子』是否會有另外更加嚴重的涵義呢?這些我一向沒有多大注意到,隨便說來,可能會引起誤會。請給我開導一下。

[Edited at 2006-07-22 02:44]

[Edited at 2006-07-22 02:46]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08:5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PK兄: Jul 22, 2006

叫我建军吧。

要我看,回族是比较正规的称呼,如:汉族、回族、维吾尔族等;汉民、回民则是一般的称呼。我很少听到有人说,某某是回族,但经常听到人说某某是回民,某某是汉民等。但回民公墓、回民食堂,并没有回族公墓、回族食堂。因此这两个词在含义上应该没有什么差别。

至于与宗教的关系,回族是伊斯兰教在中国大部地区传播,本地各民族(如蒙古、汉、藏等,不一一列出)与阿拉伯、波斯人士长期交往、通婚等逐渐形成的民族。回族的风俗完全以伊斯兰教为基础,并无除伊斯兰教以外的所谓“民族风俗”。比如维吾尔族在全体皈信伊斯兰教以前有些风俗,至今遗留下来,在回族中并不存在这种现象。

回族人除了自称回民外,在聚居区一般喜欢称自己是“回回”。回回既是穆斯林的意思。在清真小学课本《开梨麦》中有:“他的头一样是回回无故杀害回回,这件事情在回回上不相应。”原文是穆斯林,先贤们翻译成回回。这里有一位胖胖的维吾尔兄弟,掌教跟我说,有一次与这位维族大哥碰巧顺路同行,这位胖大哥还用生硬的汉语说:“不礼拜,不是回回。”看来回回是穆斯林的另一种称呼,即在维族人里面也是这样理解的。回民只是伊斯兰教徒(回教徒、回回、穆斯林)的一部分。

“回教分子”的问题在于“分子”二字,在汉语里面有贬义之嫌,如“恐怖分子”、“F 功分子”等皆非好的字眼。伊斯兰和穆斯林都是正确的称呼,没有问题的。

穆斯林并不认可别人将一些恐怖分子的行为强加在他们身上,因为伊斯兰存在了1400余年,如果1400余年中,哪怕只有一少部分穆斯林一直在做恐怖的事情,不要说传教,名声早就臭了!况且最初的“恐怖主义”并非伊斯兰教的发明。

Terrorism: Systematic threat or use of unpredicted violence by organized groups to achieve a political objective. It has been used throughout history and throughout the world by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of both the left and the right, by nationalist and ethnic groups, and revolutionaries. Though usually thought of as an instrument for destabilizing or over throwing existing political institutions, terror has also been employed internally by a government's army or secret police against its own subjects to create a climate of fear and encourage adherence to the national ideology; examples include the reigns of certain Roman empero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Nazi Germany, and the Soviet Union in the Stalinist era. Terrorism's impact has been magnified by the deadliness and technological sophistication of modern-day weapons and the ability of mass communications to inform and world of such acts.

摘自 Merriam-Webster's Collegiate Encyclopedia 2000 年版。

pkchan wrote:

建軍兄﹕想請教一下,回民與回族這兩個詞應是有分別的,但你感覺到一般人對這兩詞的實質意義或內涵是不是不太清楚。就是回民與回教徒又應該是有分別的,至於如果說『伊斯兰、穆斯林或回教分子』是否會有另外更加嚴重的涵義呢?這些我一向沒有多大注意到,隨便說來,可能會引起誤會。請給我開導一下。

[Edited at 2006-07-22 02:44]

[Edited at 2006-07-22 02:46]


[Edited at 2006-07-22 05:42]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08:5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噫! Jul 22, 2006

发现原贴已经无法编辑,只好另发新贴。这不太理想,因为原本可以将这两张图片插进适当的位置。

远望天穆南寺:



天穆北寺礼拜大殿外景: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16:50
English to Chinese
+ ...
戴面纱的妇女们 Jul 23, 2006

全身裹得严严密密,有些里面穿得很sexy,只是外面严密,这种美丽只能留给丈夫欣赏。

全身裹长袍,这种生活怎么过,怎么过。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08:5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哈! Jul 23, 2006

redred wrote:
全身裹得严严密密,有些里面穿得很sexy,只是外面严密,

你有看到?乖乖!如果没看到,不是诽谤造谣?

这种美丽只能留给丈夫欣赏。

犯了那条错误?

全身裹长袍,这种生活怎么过,怎么过。

我们这个世界崇尚的是多元化,个性和自由地以自己的意志去生活和信仰。我们认为一个人有按自己的方式行为的自由,你既有自己身体的自由,穆斯林妇女也有珍视自己身体的自由,因此不用为她们担心如何过生活。

[Edited at 2006-07-23 12:37]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16:50
English to Chinese
+ ...
信仰 Jul 23, 2006

我只不过阐述我所看到和接触过的事情。他们一夫四妻是合法的,但多数普通人家是一妻。

信仰深入民心,这是最难改变的事实。

本人跟贴最多不过三,88。

[Edited at 2006-07-23 05:1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Jianjun Zhang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Kingdom
Local time: 08:50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文哲兄: Jul 23, 2006

这次由你来回答她如何?

redred wrote:

我只不过阐述我所看到和接触过的事情。他们一夫四妻是合法的,但多数普通人家是一妻。

信仰深入民心,这是最难改变的事实。

本人跟贴最多不过三,88。

[Edited at 2006-07-23 05:1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pkcha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03:50
Member (2006)
English to Chinese
+ ...
為什麼浪漫沒有了? Jul 24, 2006

建軍﹕你兩天前浪漫的THREAD不見了,往那兒去了?我中文打字特別慢,辛苦地才寫了一段,現在網間蒸發了,誰給我一個好交代。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16:50
English to Chinese
+ ...
建軍兄: Jul 24, 2006

Jianjun Zhang wrote:

这次由你来回答她如何?

redred wrote:

我只不过阐述我所看到和接触过的事情。他们一夫四妻是合法的,但多数普通人家是一妻。

信仰深入民心,这是最难改变的事实。

本人跟贴最多不过三,88。


知道你到香港去了,可能正在忙碌之中,所以你就昨天我對你的建議和我們之間的意見交換,要我代替你回答 redred 的疑問。

我曾經認識許多伊朗人,他們大體都相當西化,但伊斯蘭的傳統還是存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之中。有幾位女士在某些場合,紮紮實實穿戴緊密。她們的老公們對我眨眨眼,跟我開玩笑說,我們伊朗女子漂亮的就是那雙眼睛,所以才會穿戴得那麼緊密。當時我很年輕,喜歡上一位波斯女子,正在跟她交往之中,確實被她的綠眼睛給迷住了,也在伊朗人圈子裡毫不忌諱地讚美她的眼睛,所以那些伊朗男人才會那樣對我開玩笑。到頭來,我和那位伊朗女子沒有進一步交往,只維持友誼,也看著她和別人談戀愛去了。

裹得嚴嚴密密在我看來是文化習慣,沒有一定的道理。漂亮的身子當然是給自己的丈夫看的,不像西方世界的基本態度不同,所以往往表現得誰看都沒關係的樣態。漢文化裡原本在這方面也挺保守的,未嫁姑娘要是讓人看到身子,那還得了!聽說古代還有被偷窺了,還不得不嫁的呢!

裹得緊的衣物底下是否穿得撩人,這個我倒從來沒看過,也沒有研究,所以無以置評。倒是在波利維亞時有一位蕃婆子的少時女友從科威特回來,說了些有趣的事情。那位 Beatriz 出生波國,到美國唸書時遇上了他那位從科威特來的先生,兩人戀愛結婚了,婚後移居科威特。想想看,一個從小在天主教國家長大的人轉到伊斯蘭國家生活,那確實會有一些 cultural shocks。不過,Beatriz 的適應能力很強,對伊斯蘭沒有什麼偏見,懂得在當地以伊斯蘭的規矩與人往來,所以很快就融入當地的社會。

Beatriz 說,一般人以為穆斯林不喝酒,但其實穆斯林能喝酒,就是需要節制,不能在公眾面前失態。她說,她和先生都是私下或和朋友私下喝酒的,但絕對不在陌生人或小孩面前喝酒。至於夫妻閨房的事當然不是公開可以談論的,有事只能夫妻談。肚皮舞當然性感,不過那也是私下的事,不能在公眾場合演出。總的來說,公眾領域和私人領域分得很清楚,規矩也不難遵守,她說。

另外就是四妻的習俗,那只是「准許」而且「上限」只准四妻罷了,大多數的人都只有一妻,因為娶第二個以上的妻子規矩不少,無法承受那些責任義務的人當然不敢造次。穆斯林想討四個老婆,可沒那麼「方便」,那是需要社會認可的,也就是受到他的責任義務範圍內的人群認可,最直接的當事人就是第一個老婆;她不准,門都沒有。

伊斯蘭之外的社會雖沒有四妻的准許,實際的情況卻往往比四妻或四夫還要來得嚴重。依我個人的看法,准許四妻的規範應該是一種社會財富分配的手段,讓有財富的人釋放出財富給沒有財富的人。在非伊斯蘭社會裡,我們很清楚可以看得見「戀愛看來電,婚姻談條件,外遇憑本事」,哪個男人活得不耐煩了,想休妻再娶的?台灣的說法是「請客忙一天,蓋房子忙一年,討二奶忙一輩子」,誰有本領能忙上三輩子的呢?敢想討四個老婆?要不要命?大概也只有在台灣那種幹兩代公務員積攢上億美元財產,而且把老婆打得服服貼貼的人家才有辦法吧?這種男人在伊斯蘭世界可是會受到社會嚴厲的懲罰的!

那就隨便說到這裡了。對伊斯蘭我還是很不了解,但有機會還是想了解,我就是不敢從表象判斷事物而已。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16:50
English to Chinese
+ ...
Wenjer Jul 25, 2006

Wenjer Leuschel wrote:

我曾經認識許多伊朗人,他們大體都相當西化,但伊斯蘭的傳統還是存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之中。有幾位女士在某些場合,紮紮實實穿戴緊密。她們的老公們對我眨眨眼,跟我開玩笑說,我們伊朗女子漂亮的就是那雙眼睛,所以才會穿戴得那麼緊密。當時我很年輕,喜歡上一位波斯女子,正在跟她交往之中,確實被她的綠眼睛給迷住了,也在伊朗人圈子裡毫不忌諱地讚美她的眼睛,所以那些伊朗男人才會那樣對我開玩笑。到頭來,我和那位伊朗女子沒有進一步交往,只維持友誼,也看著她和別人談戀愛去了。



似乎感情生活蛮丰富,年轻时应该很倜傥.XIXI...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Pages in topic:   [1 2 3]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了解一点儿民族问题

Advanced search






Déjà Vu X3
Try it, Love it

Find out why Déjà Vu is today the most flexible, customizable and user-friendly tool on the market. See the brand new features in action: *Completely redesigned user interface *Live Preview *Inline spell checking *Inline

More info »
Across v6.3
Translation Toolkit and Sales Potential under One Roof

Apart from features that enable you to translate more efficiently, the new Across Translator Edition v6.3 comprises your crossMarket membership. The new online network for Across users assists you in exploring new sales potential and generating revenue.

More info »



All of ProZ.com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