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Pages in topic:   [1 2 3] >
Off topic: 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
Thread poster: Angeline PhD

Angeline Ph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0:56
English to Chinese
+ ...
Dec 18, 2006

——写在即将到来的新人文运动前夜 作者:刘军宁

人是观念的动物
人与动物的一个根本不同之处,在于人不仅是吃饭的动物,而且是观念的动物。人靠食物充实自己的肚皮与躯体,靠观念与信仰充实自己的灵魂与思想。而一切观念中最为重要的是有关人类认识自我的观念。换句话说,人类不是在食物的摄取中提升自己,而是在观念的升华中提升自己的。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也是人类不断重新认识自身的过程。新的观念通过文艺形式的传播并被人们普遍接受,一场文化运动(革命)也就发生了。
这样的文化运动在中外历史上一再发生。在西方有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在中国有新文化运动,甚至还有一场由上至下的“文化大革命”。这种以思想观念变革为核心的文化运动,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许多文化运动往往不成功,没有像发起者所预期的那样改变人们对自身的认识,哪怕其所提倡的观念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二是并非每次文化革命所传播的观念都是正确的,或者说真的有助于提升对人类自身的认识。有的伪文化运动甚至传播对人性的错误认识,这样的运动,不论当初力度多大,最终还是要归于失败,因为其所传播的观念违背人性。

文艺复兴,个人的复兴
个人是人类社会的根本。这一明白无误的事实却被无视了数千年,而且在许多地方继续被无视。卑躬屈膝的个体能够昂首挺胸,冰封在群体中的个体得以复活自我,在西方,启动这一进程的正是文艺复兴。作为14世纪起源于意大利并扩散到整个西方的一场空前而持久的新文化运动,“文艺复兴”是欧洲历史上乃至影响到全人类的一次人文主义思想解放运动。文艺复兴击碎了由来已久的精神枷锁,塑造并普及了关于个人的尊严与价值的观念。
在没有出现文艺复兴的地方,理想中的人应该是卑微的、驯服的、听命的。个人不把自己看成是自己,而是看成一个民族、种族、阶级、国民、政党、家庭和公司中的一员。他被要求为他所属于的那个抽象的集体活着,却不能为自己活着;他什么都可以是,就是不可以是他自己。个人就像是社会机器上的螺丝钉,被固定在命定的角色中,在僵化的社会秩序中动弹不得。他们被迫终身带着自己的身份与政治标签。凭借权力可以任意剥夺个人的价值与尊严。一个人的价值不是由他自身的价值来衡量的,而是由他的家庭出身、政治面貌和个人身份来决定的。一个有价值的人不是人,而只是为掌权者所用的人“才”!现世生活的创造者和享受者,不是“活生生的个人”,而是那些冰冷无情的集体。
文艺复兴的最大成就是在观念上复活了真正的个人,否定了抽象的、集体的、附庸的人,肯定了个人和个体的价值、尊严与伟大,断定个人不应该成为任何集体的附庸,主张个人是自身命运的主宰。文艺复兴向我们揭示,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小宇宙,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能并拥有实现这一潜能的权利。而这正是现代世界文明及其制度架构的观念基础。世界虽然不是由观念决定的,但是人类的行为和人类的制度都是建立在某种观念基础上。
这场文艺复兴表明,以对个人的发现和确立个体价值为使命的文艺复兴,是任何文明的成长必须经过的阶段。文艺复兴是人类文明的演进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是人类一次精神涅磐,是人类对自身认识的一次观念上的脱茧。

复兴,为何是“文艺”?
文艺复兴不是复兴文艺,而是借助文艺的文化复兴与观念创新。为什么要借助文艺?因为文艺是人性的镜子。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其成就无一不是个性的淋漓发挥。文艺复兴时期的每一幅杰作,无疑不是人性的自然流露。艺术作为传播观念的一种手段,与学术相比,具有无限的穿透力、震撼力、感染力、扩散力。学术是为同行的,艺术却是为公众的。携带价值观的文艺是联通哲学观念与大众文化的桥梁,是把知识转化成文化观念的最有效的手段,因为艺术能够在人们的心灵中潜移默化地引起思想感情、人生态度、价值观念等的深刻变化,还能获得精神享受和审美愉悦。文艺本身又是最具个性、最离不开自由的社会活动。这使得文艺格外适合于传播观念、塑造信仰。没有文艺,哲学观念是无法变成大众所认可、接受的价值观。只有学术,没有文艺,是不会有文艺复兴的。所以,即将到来的中国文艺复兴一定是而且必须是一场通过文艺来传播的文化运动。学术与思想繁荣是文艺复兴所必需,但是,没有文艺,就没有文艺复兴。
值得提醒的是,文艺复兴,不是文化复古。文艺复兴虽以发掘、整理和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文化遗产为旗帜,但实质上是为了建立新思想和新文化。文化像人类自身一样是演化而来的。任何新文化都一定能够从既有的文化遗产找到种子、找到养分。文化不过是人性的再现。凡是人性中所蕴涵的,在文化中一定有积淀。文化擦不掉,就像人性改不掉一样。没有全新的人性,当然也就没有全新的文化。所以,任何新文化不论多么新,都是对既有文化传统中的某种成分的继承和放大。文艺复兴不是要复古,而是要从古典文化中寻找普世价值,同时让普世文化在本土传统中扎下根来。

中国有过文艺复兴吗?
中国不曾有过真正的文艺复兴,至少没有成功的文艺复兴。关于中国是否发生过文艺复兴,有过很多争论。有的人说,有!不仅有,而且从先秦、汉唐,到宋明、清末民初,发生过多次。如果把文艺复兴看作是通过重新发掘、肯定古典文化来确立人的价值,来发现个人,那么,文艺复兴从来没有驻足于中国。中国也许有过文艺繁荣,出现过好作品,但是,中国没有成功的文艺复兴,只有文艺复兴的尝试。
在中国现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影响最深的思想文化运动应该是发生在上个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这场完全由民间发起、民间主导的思想文化运动从观念上进一步瓦解了持续数千年的君主专制社会,推动了人性的解放,引进了民主科学等现代概念,初步普及了自由、平等、人格独立的观念。即便如此,个人的主权者地位在中国从来没有被确立起来过。普世价值与中国古典传统的关联性,从未真正建立起来。文艺复兴向我们证明了一个貌似悖谬的道理,创新只能通过复兴才能实现的。而这是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们根本来不及明白的道理。文艺复兴成功的标准是:以个人为本位的价值观,是否已经渗透到大众文化中并成为主流价值观,是否已经转化为主导性的政治法律制度。中国历史上的文化运动达成了这一目标吗?
没有人认为意大利今天还需要一场文艺复兴来伸张个人的价值,因为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了。未竞的事业必须要完成。所以,中国今天仍然需要有场成功的文艺复兴。这样才能对今天的和未来的每个中国人有个交代,对历史上那些致力于张扬个人价值的人有所交代,对中国的文化传统有所交代。

文艺复兴,抑或启蒙运动?
有人会说,中国需要的是启蒙运动不是文艺复兴。为了抓紧赶超,何不妨跳过文艺复兴直接进入启蒙运动如何。在中国谈启蒙运动已经很多年了,至今没有实现预期的结果。为什么?因为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环环相扣,缺一不可。没有文艺复兴通过文艺的形式把个人的地位确立起来,启蒙运动所涉及到的制度设计和秩序构建,就得不到大众文化观念的支撑。文艺复兴唤醒了人们内心深处对人性的尊重和对自由的渴望,而启蒙运动则向世人描述了一个怎么才能够尊重人性和保障自由的制度框架图景。文艺复兴是向过去要自由的正当性,启蒙运动是向未来要自由的正当性。在基本精神上,两个运动并无二致。启蒙运动砸碎了中世纪思想专制锁链的最后环节。启蒙运动为新思想大厦新添了不少砖瓦,但埋下这一大厦基石的是文艺复兴。
事实上,近三十年,或者说,近一百年,中国的启蒙者们试图绕开文艺复兴直接进入启蒙运动,只面向未来不面向过去,只面向精英不面向民众,只面向学术不借助艺术,以至于启蒙对中国至今还是一个梦想。中国人一直看到了自己需要一场启蒙运动,而没有看到在启蒙运动之前还必须有一场文艺复兴,或者说一场新人文(复兴)运动,不论你叫它什么。

从文艺复兴到宪政民主
没有新的观念,不会有新的制度;没有正确的观念,不会有合理的制度。制度离不开人,尤其离开个人。个人与制度也离不开观念。没有个体自由自主的观念,没有自立的个人,不会有能够保障个体地位的正义制度。在看待人、观念、制度三者之间的关系时,不仅要看到制度,而且要看到制度背后的个人;不仅看到个人,而且要看到支撑个人的观念与信仰。如果没有文艺复兴等一系列思想解放运动,十七、十八世纪西方的几场重大宪政革命是不可能发生的。文艺复兴奠定了文化思想运动的方向性,而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则是加速器。正是文艺复兴带来的“个人的发现”为后来的宪政民主革命奠定了观念基础。正是因为有了文艺复兴在前,启蒙运动才得以成功地演变成一系列宪政革命。
观念是有后果的。宪政革命,正是关于个人的自由、与尊严的观念的后果。文艺复兴的突出贡献之一,是把个人的自由与自主变成信仰,变成占主导的文化观念,使人的思想灵魂有了归宿,精神力量有了源泉。没有自由的信仰,就没有自由的个人,没有自由的个人,就没有保障自由的宪政。心中有了信仰,现实中也就有了宪政的柱础。如果建设宪政的大厦材料现在还没有备齐,我们是否可以先在每个人的心中筑起信仰的大厦?
没有文艺复兴,就没有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也就没有后来的宪政革命。个人的觉醒必然导致对宪政民主的追求。文艺复兴是一连串事件的第一桩。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宪政革命,保障民权、限制君权的宪政体制逐步确立起来。在自由的观念与信仰、自由的个人、自由的制度的链条中,观念不能决定一切,只是起点,是一系列事件的起点;制度更不能决定一切,因为它只是一系列前提的结果,一系列事件的终点。没有起点,哪来终点?

文艺复兴,条件何在?
中国一直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可是直到今天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备发生文艺复兴的条件。今天的条件也许不是绝对成熟,但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成熟。
欧洲文艺复兴的最根本原因是发达的商业,即市场经济的萌芽。文艺复兴因市场经济萌芽而起,又服务于商业文明。文艺复兴不是孤立的,没有市场经济,文艺复兴不过是句口号。中国的今天有比上个世纪初更为发达的市场经济,中国人从未像今天那样受到商业文明的浸濡。导致“发现个人”的社会经济条件正在形成。市场经济所带来的自由空间给思想和艺术的繁荣提供了温室。市场经济所孕育的中间阶层日益茁壮。互联网和市场经济所带动的全球化推动中国人与全球互联互通,使中国人有可能在思想上和精神上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向内走得更深向外走得更远。
即将到来的文艺复兴其所面对的阻力与障碍仍是巨大的。但是,阻力是构成文艺复兴的必要社会背景。没有阻力,新的观念就不会有爆发力。当年,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爆发力正是来自冲破了政权与教权的双重阻力。文艺复兴是不可能发生在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伪崇高氛围中。正是价值的亏空和信仰的迷失提供了思想升级与观念脱茧的契机。
事实上,中国已经悄然处于一场新人文运动的前夜,中国的文艺复兴甚至正在悄然来临。中国从未如此接近过一场即将到来的真正的文艺复兴。我们已经能够看到文艺复兴前夜的热身动作,从对古典的着迷,到个人自主意识在一部分人中的初步觉醒、再到文艺的民间化,而且躁动的个人无处不在。由于传媒科技的发展与普及,一个自我解放的时代正在到来。伴随着互联网而兴起的个体传播,将是中国新人文复兴运动的新景观。
毋庸置疑,中国人需要重建文化自信。在全球化的今天,只有通过文艺复兴才能重建文化自信。文艺复兴首先是普世价值的文化寻根。只有确立、发现并承认个人的价值与尊严,才有可能找回文化自信。当时的意大利和欧洲,只能从自己固有的古希腊罗马的思想和人文传统中寻找支援力量。今天的中国既可以内引自身的传统资源,也可以外联西方的人文遗产。因此,中国文艺复兴的目标是发现个人,方法不是复古、不是媚外,而是内部发掘外部引进。

天地之间,个体为尊!
只有个人的站立,才有中华的真正站立。西方的崛起和繁荣,首先要归功于文艺复兴运动,归功于个人的觉醒。中国的落后首先要归因于个人和个体意识长眠不醒。中国需要一场文化风暴,需要一场文艺复兴,需要一场新人文运动来唤醒沉睡了几千年的民众!唤醒的目的不是为了富强,而是为了个人的价值与尊严。
只有观念的进步,才有社会的真正进步。法国著名思想家帕斯卡有一段名言:“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人是一种有思想的动物。人类前进的每一步,表面上是靠脚带动的,实际上却是由思想驱动的。而任何思想首先都是个人的,而不是集体的。文艺复兴的贡献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不幸,一个文明的衰落,归根结底是失去了思想的驱动力。对中国来说,这样的驱动力已经熄火很久了。
在即将到来的观念变革风暴中,当个体本位的思想闪电击断无形镣铐,当反人性的恶之花不再绽放,“我”就会从我们中凸现出来,“我们”将变成小写,“我”将变成大写!个体的价值与尊严,既是先天的,也是后天的;既是过去的,也是现在和未来的。如果先天没有获得,那就在后天争取;如果过去没有获得,那就从现在开始争取。这片土地上的文艺复兴,这个国度中的个人觉醒与人文精神的确立,已经晚了五百年,还能更晚码?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0:56
Chinese to English
+ ...
Not sure where to post this link... Dec 19, 2006

美食、宝宝、治理教育、龙 all seemed to touch on the subject, but not quite.

文艺复兴, 谈何容易. IMO there are basic social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addressed.

http://www.asiademo.org/gb/2005/02/20050226b.htm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卢勇祥

--------------------------------------------------------------------------------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是唐代诗人杜甫描绘专制统治
下社会贫富巨大差距的千古绝句。令人感慨的是,这些诗句至今仍然
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的确,时代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
是,由于中国的专制制度没有彻底改变,因而,几千年延袭下来的巨
大贫富差距也丝毫没有改变。杜甫所描述的现象不仅没有消除,反而
更加严重和普遍了。《贵阳晚报》2005年1月29日第10版的一篇以
《最富人群人均收入24万》为大标题、以《收入差距可能成为社会问
题》为小标题的文章报导说:“据《新京报》报道,在27日的中国经
济50人论坛上,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杨宜勇介绍,目前国内
占人口百分之一的富人人均年收入24万元,中等人群收入8万至16万
元。杨宜勇认为,2010年以前,中国的收入差距将会继续放大,中等
收入人群继续缩小,有可能演化成社会问题。”

杨宜勇的上述介绍打了很大的折扣。实际上,中国的很多贪官污吏和
八旗子弟日进斗金、家富敌国,其生活骄奢淫逸、挥霍无度,达到了
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党控电视和报刊偶尔披露的某些中上层政要、
因贪污和侵吞数以亿计的民脂民膏被判刑的报道就足以证实这一点。
但是,即使采用杨宜勇打了折扣的情况,也让人们感觉到,中国贫富
之间的巨大差距已经令人非常惊愕和愤慨了。

以今年的春节年饭为例吧。一餐花费1、2万元在官场并不是个别现
象,有些豪门竟开出了一餐10万元以上的天价。能够这样过年的富
豪,年收入怎么只有24万元呢?反过来看看平民百姓的生活状况。一
个失业人员或下岗工人领到的最低生活费每月是150元,1年也就是
800元。不用计算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贪官污吏或八旗子弟吃一
顿年饭就足够平民百姓10年的生活费用了。贫困山区的贵阳市尚且如
此,京都的政要和富豪如何挥霍奢侈就可想而知了,只怕一餐年饭就
足够一个平民生活一辈子了。据我所知,现在的平民百姓最怕过年,
因为过年期间的物价上涨,会使他们的生活更加艰难、更加凄惨。要
知道,他们大都是喝着清汤、含着眼泪、咬着牙关熬过春节的。

上面说的平民百姓,是指有幸拿到政府发放的最低生活费的人群。社
会上还有许多人是连最低生活费都拿不到的。比如,大量亏损企业的
职工,名誉上企业每个月的工资册上都有他们的名字,实际上他们多
年来从未领到过1分钱的工资。这些职工的处境比那些失业人员更加
悲惨。据我所知,这些人中有的成年累月在菜场上捡别人丢掉的菜叶
子度日,有的女人为了让父母能生存下去不得不向阔佬出卖自己的肉
体,有的为生活所迫跳楼自杀,有的眼睁睁看着儿女生病而无钱治疗
被急得神精失常,有的儿童因父母无力抚养他们而离家出走流落街
头,甚至有的一家3口活活饿死在家中无人知晓以至尸体腐烂才被人
发觉。对于这些人来说,过年如同过鬼门关。而活着不过是在人间狱
倍受煎熬。因为他们除了在单位上班之外,别无其它谋生技能,专制
制度已经把他们驯化成了只会做工、而不会思考的奴隶。他们失业
了,需要工作,需要找钱维持生计,但是,社会既不给他们提供必要
的就业培训,又不给他们提供就业机会,于是,他们便成了专制制度
的牺牲品,成了社会的悲剧演员。

更有甚者,农村的无地农民,他们到城市来谋生是因为农村已无他们
的生存余地。到了城市又怎么样呢?有工打的时候尚且可以勉强过
活;没有工打的时候就变成沿街讨饭的乞丐。寒冬腊月,乞丐被冻死
街头的现象不是绝无仅有,而是屡见不鲜。我们居住的楼房后面还有
这么一群人,她们全都是农村来的妇女,大的有60多岁,小的只有
5、6岁,甚至还有正在吃奶的婴儿哩!她们以捡垃圾为生,长年在楼
房的垃圾道里钻来钻去,饿了就在垃圾里寻找可食之物充饥,困了就
睡在楼梯下面,天热时赤身裸体,天冷时就挤成一团。她们之中的体
弱者或病患者常常因饥寒交迫而暴死街头。今年春节,她们因买不起
车票大都没有回家乡,依然曲卷在那既不能遮风、又不能避雨的楼梯
下。由于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加上有病的原故,一个不满3岁的小
女孩大年初一的早晨悄然离开了入世。她的母亲和母亲的同伴们默地
流了几个小时的眼泪后,用捡来的破衣服将小尸体包裹好后扔进了垃
圾车。包裹小尸体时我正好在场。我看见小女孩那双没有完全闭合的
眼睛似乎在问:为什么当官的孩子能住大洋楼、坐豪华小轿车,能穿
金戴银、吃山珍海味,而我却只能在这凛烈的寒风中凄然死去?我当
时流泪了。围观的人群中大部分人流泪了。其中还有几个30多岁的中
年男子。他们又是流泪、又是摇头,其悲切之态的确使在场的许多人
深深感叹。不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吗?可见他们已经非常伤心了。

活生生的事实让人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专制制度不仅是滋生暴力和
腐败的温床、还是制造巨大贫富差距的根源。不消灭专制制度,平民
百姓的生命就猪狗不如;不消灭专制制度,“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
骨”的现象就会继续存在下去。在专制统治的国家中,政府一切“人
权已得到切实保障”的言论,如同拿着刀子强奸妇女时、还要对被强
暴的对象大声说“我非常爱你!”那样令人毛骨悚然和恶心呕吐。因
此,中国人要想象过着人一样生活、要想拥有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和自
由,别无选择,只有同心协力创建民主制度!(2005年2月20日于贵
阳)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0:56
Chinese to English
+ ...
Realism or Sensationalism? Dec 19, 2006

wherestip wrote:

文艺复兴, 谈何容易. IMO there are basic social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addressed.



当然, 本人连纸上谈兵都谈不上. 只不过是道听途说.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我同意! Dec 19, 2006

There are basic social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first addressed.

wherestip wrote:

文艺复兴, 谈何容易. IMO there are basic social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addressed.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0:56
Chinese to English
+ ...
A touchy subject Dec 19, 2006

Chance, somehow I knew you would agree.

Some social reforms are needed to at least keep the widening gap of the have and the have nots in check. If I remember right, the last time China's number one guy was over here, he expressed that this issue would be put on the party's agenda.

chance wrote:

There are basic social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first addressed.

wherestip wrote:

文艺复兴, 谈何容易. IMO there are basic social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address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u4oZjg0rz4

BLOWIN' IN THE WIND (Peter, Paul & Mary)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How many years must a mountain exist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Edited at 2006-12-19 23:00]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0:56
Chinese to English
+ ...
"achieve social fairness and justice" Dec 19, 2006

wherestip wrote:

Some social reforms are needed to at least keep the widening gap of the have and the have nots in check. If I remember right, the last time China's number one guy was over here, he expressed that this issue would be put on the party's agenda.



http://www.proz.com/topic/45273?start=15&float=

I thought so... At least he hinted at the issue:

...

The message: with business, almost everything is possible, is negotiable. With politics, there's a line in the sand. Hu spoke at Yale of a historic commitment to "unremitting self-improvement.

"Nothing is more valuable in the universe than human beings," he said. He vowed to "vigorously promote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tect people's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ccording to law, achieve social fairness and justice and enable the 1.3billion Chinese people to live a happy life".

"But", he was asked, "given a system that allows economic freedom while restricting personal freedoms, what is your strategy to enhance civil and human rights?"

"To be frank with you, I'm a materialist," replied Hu - unsurprisingly for a figure who has recently led an ideological renewal of China's ruling Communist Party.

"The sustained and rapid economic development demonstrates that China's political system suits its economic development.

"We will not simply copy the political model of other countries."
...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Angeline Ph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0:56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苦笑啊~ Dec 20, 2006

读完洋洋洒洒这么一大篇时,唯有苦笑而已。

转到这里来,也只是博大家一声苦笑。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herestip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10:56
Chinese to English
+ ...
苦笑 Dec 20, 2006

Hong Han wrote:

读完洋洋洒洒这么一大篇时,唯有苦笑而已。

转到这里来,也只是博大家一声苦笑。



Angeline,

你们生活在国内的, 自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I've been gone for 27 years now. Without any commentary, I'm pretty much clueless as to where you're coming from.

One thing I do agree with the author, is the importance of individual consciousness of moral values; collectively it could better society as a whole. It would be especially effective if members of the leadership set a good example.


[Edited at 2006-12-20 03:32]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0:56
English to Chinese
+ ...
世間有說不完的不平 Dec 20, 2006

Hong Han wrote:
读完洋洋洒洒这么一大篇时,唯有苦笑而已。
转到这里来,也只是博大家一声苦笑。


劉軍寧的文章太長。個人固然具有最崇高的價值,但個人的自由不可置於社群的自由和安危之上,個人的價值只能在與社群互動中彰顯。

所謂「人文革命」的目標,不過是「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人本思想」。這與西元十五世紀發生在義大利的文藝復興並無關連。

孔子說,「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重點在「孝弟也者,其為人之本與」。那是做人的根本。

作為社會人的根本就是「孝弟」,是對別人的「尊重」。所以孔子又說,「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重點在「行有餘力」,也就是那些根本的都做到了,才考慮學文。

劉軍寧的文章牽扯「文藝」,似乎本末倒置。歐洲的文藝復興並非以個人尊重開始,而是在大瘟疫後的三、四百年黑暗時期,殷商巨賈積攢了充分的財勢後,逐漸打破王公貴族和教會獨攬政治大權的局面。那些殷商巨賈的家族,如翡冷翠的 Medici 家族、米蘭的 Visconti 家族,其實在行商發跡時即已介入政治。當時的政治鬥爭,其激烈程度不亞於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翻開 Medici 家族的故事,可是一片血淋淋。那些殷商巨賈的家族和傳統的王公貴族有些不同,他們出資養了許多搞文藝的人 (米開朗基羅原本是 Medici 家族的親戚,他的祖母出身 Medici 家族,但他卻像囚犯一樣被 Medici 家關著做畫,最後逃到羅馬投靠梵諦岡,下場還是一樣可憐;但丁則是被 Medici 家族勢力逼迫出亡的文人;但是這些受逼迫的人都留下了震撼人心的文藝),文藝在當時 (在今日也差不多一樣) 是用來炫耀財勢的,奢華程度與教會不相上下。事實上,那些殷商巨賈的家族,後來不是消失在人群社會中,就是成為如同維滋堡的 von Thun & Taxis 那樣的另類王公貴族:資本家。

大體上,歐洲的人本思想是在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前夕的理性哲學才開始生根。只可惜理性哲學的啟蒙也提供了非理性宣洩的管道,那個大革命的慘狀可以在 Charles Dickens 的 A Tale of Two Cities 裡讀到。

從大瘟疫到文藝復興長達四百年,從文藝復興到啟蒙運動長達三百年,從啟蒙運動到歐洲共同體的建立長達兩百年;歐洲人的「人文革命」可是九百年的歷史,發端並非以「人文、人本」為標的,而且其間血淋淋的情況時有所見。「路有凍死骨」到今天的歐洲仍然零星可聞,最嚴重的是俄羅斯和芬蘭,每年冬天總有些醉酒的人昏倒而凍死在路上。德國文化界十幾年前有人提出所謂的 neue Armut (新貧) 作為社會政策的批判,前些日子在 DW 聽到所謂的 Unterschicht (下階層),看著他們對失業人口的生活所做的專題報導,相當怵目驚心。

歐洲長達九百年的人文革命產生了歐洲人尊重人權的思想,仍未消除歐洲人的貧富懸殊,但至少在整體社會經濟上已達到能夠支持貧下階層的地步。亞洲大陸的人能在短短的半個世紀達到那樣的水平?

我個人覺得,回頭在老祖宗所留下的思想裡尋找解決方案,倒也錯不了,只是批評當前社會問題的人們真的言出於衷?

聖經裡說的 truth 常被翻譯成「真理」,我個人的理解卻是「誠實」。該誠實的是:世間有說不完的不平。更要誠實的是:我自己的心平否?羅馬書第九章到第十五章中提供了一些答案,但許多人只斷章取義,把第十三章的「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解讀成「君權神授」,因此不是盲信便是加以激烈批判。

中國的社會和所有的人類社會一樣,需要時間演化,需要人人耐心練好自己的基本功:從根本做起,從自己的心做起。文藝,那是行有餘力的事。


[Edited at 2006-12-20 05:24]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0:56
English to Chinese
+ ...
Right! Dec 20, 2006

wherestip wrote:
One thing I do agree with the author, is the importance of individual consciousness of moral values; collectively it could better society as a whole. It would be especially effective if members of the leadership set a good example.


Right! Good examples are needed.

The problem is, they say, people got corrupted when they become a member of the leadership. I am just wondering why. The answer might be very near to the truth in our hearts.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Angeline Ph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0:56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高屋建瓴,本末倒置! Dec 20, 2006

那篇文章作者罗唆了那么多,只有两个词就可概括,高屋建瓴,本末倒置!

欧洲在文艺复兴的时候,中国是什么年代?这个刘军宁对于文艺复兴的本质,根本一无所知。
这是在国内各大论坛上最近比较热的一个帖,转来只是为了大家在翻译之余,消遣而已。

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P,同一件事情不同的角度看,是完全不同的。

Angeline



wherestip wrote:

Hong Han wrote:

读完洋洋洒洒这么一大篇时,唯有苦笑而已。

转到这里来,也只是博大家一声苦笑。



Angeline,

你们生活在国内的, 自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I've been gone for 27 years now. Without any commentary, I'm pretty much clueless as to where you're coming from.

One thing I do agree with the author, is the importance of individual consciousness of moral values; collectively it could better society as a whole. It would be especially effective if members of the leadership set a good example.


[Edited at 2006-12-20 03:32]


[Edited at 2006-12-20 07:23]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Angeline Ph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00:56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本末倒置 Dec 20, 2006

发现我们用了同一个词,本末倒置:),这也是看到这篇文章,还没读完就想到的一个词,读完之后,只能说苦笑而已。

Wenjer Leuschel wrote:

劉軍寧的文章牽扯「文藝」,似乎本末倒置。歐洲的文藝復興並非以個人尊重開始,而是在大瘟疫後的三、四百年黑暗時期,殷商巨賈積攢了充分的財勢後,逐漸打破王公貴族和教會獨攬政治大權的局面。那些殷商巨賈的家族,如翡冷翠的 Medici 家族、米蘭的 Visconti 家族,其實在行商發跡時即已介入政治。當時的政治鬥爭,其激烈程度不亞於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翻開 Medici 家族的故事,可是一片血淋淋。那些殷商巨賈的家族和傳統的王公貴族有些不同,他們出資養了許多搞文藝的人 (米開朗基羅原本是 Medici 家族的親戚,他的祖母出身 Medici 家族,但他卻像囚犯一樣被 Medici 家關著做畫,最後逃到羅馬投靠梵諦岡,下場還是一樣可憐;但丁則是被 Medici 家族勢力逼迫出亡的文人;但是這些受逼迫的人都留下了震撼人心的文藝),文藝在當時 (在今日也差不多一樣) 是用來炫耀財勢的,奢華程度與教會不相上下。事實上,那些殷商巨賈的家族,後來不是消失在人群社會中,就是成為如同維滋堡的 von Thun & Taxis 那樣的另類王公貴族:資本家。

大體上,歐洲的人本思想是在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前夕的理性哲學才開始生根。只可惜理性哲學的啟蒙也提供了非理性宣洩的管道,那個大革命的慘狀可以在 Charles Dickens 的 A Tale of Two Cities 裡讀到。

從大瘟疫到文藝復興長達四百年,從文藝復興到啟蒙運動長達三百年,從啟蒙運動到歐洲共同體的建立長達兩百年;歐洲人的「人文革命」可是九百年的歷史,發端並非以「人文、人本」為標的,而且其間血淋淋的情況時有所見。「路有凍死骨」到今天的歐洲仍然零星可聞,最嚴重的是俄羅斯和芬蘭,每年冬天總有些醉酒的人昏倒而凍死在路上。德國文化界十幾年前有人提出所謂的 neue Armut (新貧) 作為社會政策的批判,前些日子在 DW 聽到所謂的 Unterschicht (下階層),看著他們對失業人口的生活所做的專題報導,相當怵目驚心。

歐洲長達九百年的人文革命產生了歐洲人尊重人權的思想,仍未消除歐洲人的貧富懸殊,但至少在整體社會經濟上已達到能夠支持貧下階層的地步。亞洲大陸的人能在短短的半個世紀達到那樣的水平?


「君權神授」这样的翻译只有中国人才想得出。
非常赞同这一句,“文藝,那是行有餘力的事”。老祖宗有句话,仓廪实而知礼节。文艺也和礼节一样,也是吃饱穿暖才能有心情做的事情。

Angeline

聖經裡說的 truth 常被翻譯成「真理」,我個人的理解卻是「誠實」。該誠實的是:世間有說不完的不平。更要誠實的是:我自己的心平否?羅馬書第九章到第十五章中提供了一些答案,但許多人只斷章取義,把第十三章的「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解讀成「君權神授」,因此不是盲信便是加以激烈批判。

中國的社會和所有的人類社會一樣,需要時間演化,需要人人耐心練好自己的基本功:從根本做起,從自己的心做起。文藝,那是行有餘力的事。


[Edited at 2006-12-20 07:08]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我对这两段的一点看法 Dec 20, 2006

Wenjer Leuschel wrote:
大體上,歐洲的人本思想是在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前夕的理性哲學才開始生根。只可惜理性哲學的啟蒙也提供了非理性宣洩的管道,那個大革命的慘狀可以在 Charles Dickens 的 A Tale of Two Cities 裡讀到。
......
歐洲長達九百年的人文革命產生了歐洲人尊重人權的思想,仍未消除歐洲人的貧富懸殊,但至少在整體社會經濟上已達到能夠支持貧下階層的地步。亞洲大陸的人能在短短的半個世紀達到那樣的水平?


欧洲经过长时间的曲折是因为当时的人们还没有今天的认识,是人类寻找出路而需要的时间。不同的是,今天的人们已经有了基本共识。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改变需要时间,问题是在这段时间里做什么?中国已经在短短10年时间创造了经济奇迹,现在完全有能力考虑并缩小贫富差别,注重道德教育、社会风气、环境保护等问题。

共产主义到了一定阶段,暴露出它的弊病,最后走向崩溃,但不能否认共产主义的初衷是高尚的,曾经给人们带来希望和幸福,wherestip父母那样的华侨回国参加建设,并非毫无道理。中国经历了大跃进和文革那样的悲剧,为什么现在还有不少老百姓怀念毛泽东?实际上是那些人对现状的不满和无奈,他们的生活还不如以前。

资本主义也正在暴露它的弊病,不同的是,如果是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人民有发言权,一旦发现问题,有可能以民主选举的方法解决问题,使社会逐步完善。

我个人认为欧洲的社会主义是比较理想的道路,曾经使得欧洲在二战后繁荣昌盛,没有巨大的贫富差别,人人有免费受教育权力,医疗保证等等,绝大多数人感到幸福,社会安宁。现在的欧洲也受到了全球化的挑战,全球化加速了贫穷国家的发展是好事。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应该考虑到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建设和谐社会。全球化的的目的是为了人类的发展,最终目的应该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不是为了填满少数人的腰包,以及他们毫无边际的贪婪,无休止地疯狂破坏我们生存的社会和地球环境。现在的欧洲也正在思考和探索,希望能够找到新的平衡。我是不希望我们的社会最后变成实际上由大集团少数股东操纵的社会。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00:56
English to Chinese
+ ...
人的慾望可以是無止境的 Dec 20, 2006

Hong Han wrote:

非常赞同这一句,“文藝,那是行有餘力的事”。老祖宗有句话,仓廪实而知礼节。文艺也和礼节一样,也是吃饱穿暖才能有心情做的事情。


有一次上課向學生解釋管仲說的「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一位聰明的學生回話說:「那倒不一定。不是也說飽食思淫慾的嗎?」

遇上這種學生能如何?但他說的也真沒錯。人的慾望可以是無止境的,有財有勢的人還要更有權力和財富。底下這篇文章說的是權力和情慾,倒說明了古代的皇帝為何三宮二十四院的原因,"Power is the ultimate aphrodisiac" (Henry Kissinger),也說明了為何人當了官會變壞的原因:人的七情六慾不好處理呀!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News/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Sec_ID=20&ShowDate=20061210&NewsType=twapple_sub&Loc=TP&Art_ID=3094645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不用上别处找例子说明 Dec 20, 2006

你在翻译界想无限扩大就是一个最生动具体的例子

如果译社也能尽心尽力作好他们的工作,大家都该有活路。
Wenjer Leuschel wrote:

人的慾望可以是無止境的,有財有勢的人還要更有權力和財富。


Direct link Reply with quote
 
Pages in topic:   [1 2 3]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

Advanced search






Déjà Vu X3
Try it, Love it

Find out why Déjà Vu is today the most flexible, customizable and user-friendly tool on the market. See the brand new features in action: *Completely redesigned user interface *Live Preview *Inline spell checking *Inline

More info »
SDL MultiTerm 2017
Guarantee a unified, consistent and high-quality translation with terminology software by the industry leaders.

SDL MultiTerm 2017 allows translators to create one central location to store and manage multilingual terminology, and with SDL MultiTerm Extract 2017 you can automatically create term lists from your existing documentation to save time.

More info »



All of ProZ.com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