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in topic: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Off topic: 对人生与社会的思考
Thread poster: xxxchance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Feb 8, 2008

法国那位候选人后来因为其它原因而放弃了。从这个例子以及其它国家几例可以看出,法律是允许的,至于他们没有能够当选并不是由于双重国籍问题。

我们这里对俄罗斯有挺深入的报导,确实像你朋友们说的,根本不能算是选举。

捷克那位是个票数很少的小党(绿色党),估计他当选的可能性不大。

Wenjer Leuschel wrote:

呵呵,欧洲确实是很文明了。不过,2007那位法国总统候选人是否由于国籍问题受到攻击呢?他的得票率如何呢?

上星期一晚上,我和上上星期四到达台湾的俄罗斯朋友、我的俄文老师、孩子们的阿姨以及某大学俄文系的年轻朋友一起吃饭时,聊天之间两位俄罗斯人都说俄罗斯今年的选举根本不算选举,那是“皇帝”指派的接班人。

那位2008捷克总统候选人也妙,竟然有胆子那么大声说,放弃美国国籍的条件是当选。咱们等着瞧他会不会当选。我在捷克还有些朋友,待会儿写信问问他们的看法。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是采取内阁制的国家,在选举国会议员(MdB, Mitglieder des Bundestags)时,也同时决定了总理会是谁,因为总理是由国会选出来的,而自从1961年起,国会选举前各党派就已经推出他们的总理人选,因此哪个党赢了国会的绝对多数席位,那个党的总理候选人就很简单地会被选为总理,但若没有任何党赢得绝对多数,那就必须组织联合政府。这与总统制的国家不同,德国的总理才是国家的领导人。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总统只是对外代表国家,在国际间等于是德国的“国家发言人”。总统是在联邦大会(Bundesversammlung)里选举出来的。也就是说,德国的总统不是直接民选的,而是代议制度下的产物。

德国总统的候选资格又是如何呢?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基本法第54条 http://www.gesetze-im-internet.de/gg/art_54.html 第一项只含糊笼统说 "Wählbar ist jeder Deutsche, der das Wahlrecht zum Bundestage besitzt und das vierzigste Lebensjahr vollendet hat." (可以被选的是,任何一位具有被选为联邦议会议员权利且年满四十岁的德国人。) 很清楚的是,具有德国国籍者即是“德国人”,但虽然基本法规定任何德国人都有被选举为联邦议会议员的权利,也有过归化的外国人被选为国会议员,却从来没有归化的外国人被选为总统。

我当然很希望整个地球一家,大家都很开化文明,但是这个世间还没有达到那个境地。并非我不能接受外国人成为台湾的总统,而是我希望我们的总统至少是一个能坦荡荡面对自己过去的人。那会表示他至少不会拍拍屁股留下烂摊子让别人收拾,所以我当时也同样不希望陈水扁成为将来能够依亲移民的“美国人祖父”,因为他当了总统就必须接受历史发展的检验。我不过是以同样标准来看待马英九的总统竞选,那怎会是触及“利害”关系呢?世界公民随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国家领导人可绝对不能那么不负责任的。

chance wrote:

你也太小看法国和欧洲其它国家的文明了!

法国总统侯选人资格规定中没有提及国籍问题,但基本条件之一是具有公民投票资格,而具有双重国籍的人肯定是有公投权的:http://www.interieur.gouv.fr/sections/a_votre_service/elections/actualites/presidentielle-2007/11913079182440/downloadFile/attachedFile/Memento_candidat_pdtielle_vdef_mars_07.pdf?nocache=1191309310.64

2007一位法国总统侯选人具有法国瑞士双重国籍:
http://bourgogne-franche-comte.france3.fr/info/presidentielle-france-2007/actu/29217183-fr.php

Vladimir Boukovsky是2008年3月俄罗斯总统侯选人,他有俄罗斯和英国双重国籍:http://fr.wikipedia.org/wiki/Vladimir_Boukovsky

2008捷克总统侯选人具有双重国籍捷克美国,他说如果当选,将放弃美国籍:http://www.radio.cz/fr/article/100124

建议你也查查德国有关规定,我觉得德国很多方面与法国接近。你在不涉及到“利害”关系时挺开明,但是一旦触及“利害”关系,就不能真正文明开放了。


Direct link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小黄: Feb 8, 2008

你说的电影我没看过,但是关于台湾问题我以前和Ibon 讨论过。

我的基本观点是应该考虑到战争对两岸人民都没什么好处,所以我反对这样的战争。另一方面,我觉得也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用六十年前的思想来指导今天的思想和行动,都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能不能更加尊重台湾人的愿望,而不是不择手段去实现那个“统一”。

我还认为国内有那么一部分人有非常狭隘的民族主义,还有一些人是对现实社会的不满,无法发泄,而把矛头对外,这一类情绪,很容易被人利用转移民众视线,激化矛盾,对两岸人民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最可悲是,有些人还会以为那是爱国的表现,所以我们应该提高警惕。说实话,高喊要武力解决的人才更像宗教狂热,更像二战前的德国。

举个例子来说明我们来这里探讨的意义:
几年前,就在这个论坛,如果有人谈到台湾类似问题,会有人出贴说:“把他踢出去!”,我想现在就是有人有很不同的观点,也不会这样说了吧?应该承认这是一个通过交流所获得的进步。

法国的科西嘉岛是个宝岛,也拿破仑的出生地,现在那里也有极少数人(类似西西里黑手党)借口要求独立,在岛上使用武力为非作歹。法国也有人建议岛上全民投票决定,如果岛上全民投票要求独立,那就让他们独立。我觉得尽管是宝岛,还是拿破仑的出生地,对法兰西共和国来说意义深远,还是可以考虑这样的建议。法国也有人不赞成这样的做法,但是不会有人因为提出尊重岛上人的意见而被人“踢出去!”。


我想你也听说过北爱尔兰要求独立闹了多少年,也留了不少血死了不少人,布来尔在任期间解决了北爱尔兰独立的问题,受到人们的尊重。

Haijun Huang wrote:

文哲和STONE很热中于总统竞选资格的讨论,关于这点我其实没多少兴趣,我个人更关心的是台湾真的能统一吗?如果可以,是在哪一天,我内心还是希望台湾能和平统一的.

......
...海外华人又是怎样一种想法呢?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不管是谁赢得总统大选,和平统一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的,如果有一天真的打起来,最最受苦的会是谁呢?应该不会是陈水扁,也不会是马英九吧.或许是我家乡的人,或许是在台湾的人.


[Edited at 2008-02-09 11:59]


Direct link
 

pkcha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08:01
Member (2006)
English to Chinese
+ ...
大姐的意思很好 Feb 8, 2008

大書不再補充。

[Edited at 2008-02-08 20:45]


Direct link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PK,非常感谢! Feb 8, 2008

pkchan wrote:

北愛爾蘭是英國的一部分,愛爾蘭是獨立國家,是北愛爾蘭要搞獨立。大姐太忙,要大書補充一下。


我做了相应修改。


Direct link
 

traiston  Identity Verified
Australia
Local time: 22:01
Member (2008)
English to Chinese
+ ...
战争是我们无法承受之重 Feb 9, 2008

意识形态差异导致的斗争给人类带来了太多的苦难。

从经济角度看,随着国与国、地区与地区经济结合的程度日益加深,双方为战争付出的代价也会越来越高,将来的战争也许没有胜败之分,差不多就像拿自己的手打自己的嘴巴,肿在脸上,疼在心里。台海真的爆发战争肯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最终的受害者还是普通百姓。

不管历史怎么书写,完成丰功伟业的将军们的勋章和将星都是用无数士兵的鲜血换来的。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写到这里我想到了接受的历史教育——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无一不痛骂李鸿章为卖国贼,因为是他签署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了日本。历史上的李鸿章就真的像历史书写的那样——猥琐、胆怯,纯粹的一个卖国贼吗?

还有朝鲜战争(韩战),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南朝鲜悍然发动了对北朝鲜的侵略,而后来解密的种种档案表明,实际上是北朝鲜先发制人,企图完成统一。朝鲜战争的惨烈程度不用一一详述,我常常想,志愿军用几十万生命的代价换来的是什么?难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差别就是南朝鲜和北朝鲜的差别吗?我以前的一个同事,他的远方亲属用两袋大米从北朝鲜换来一个20多岁的女孩做老婆。说来说去,不管是什么主义,舞动的大旗下都是党同伐异、追求所属集团利益的本质。

从全球角度来看,国家的政体都在向“世俗化”方向发展——无论你信仰什么主义,执政上台的政党都要用法律赋予执政党的权利履行法律要求执政党对国家和国民的义务。我想中国也不会例外,现在共产党也在讲执政党的合法性——这是一个趋势,而就在十几年前还在不停的宣传谁打下天下,谁说了算的思想。

也许两岸的意识形态差距逐渐消除之后,再考虑统一才是比较实际的,在此之前保持现状对百姓是最有利的。


Direct link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20:01
English to Chinese
+ ...
One Tin Soldier Feb 9, 2008

六零年代有一首Dennis Lambert 和 Brian Potter创作的歌,歌名叫One Tin Soldi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One_Tin_Soldier_(The_Legend_of_Billy_Jack)

后来这首歌成为Billy Jack这部电影的主题曲。

http://en.wikipedia.org/wiki/Billy_Jack

歌词非常有趣,值得仔细思想: http://kids.niehs.nih.gov/lyrics/tin.htm

Listen, children, to a story
That was written long ago,
'Bout a kingdom on a mountain
And the valley-folk below.

On the mountain was a treasure
Buried deep beneath the stone,
And the valley-people swore
They'd have it for their very own.

Go ahead and hate your neighbor,
Go ahead and cheat a friend.
Do it in the name of Heaven,
You can justify it in the end.
There won't be any trumpets blowing
Come the judgement day,
On the bloody morning after....
One tin soldier rides away.

So the people of the valley
Sent a message up the hill,
Asking for the buried treasure,
Tons of gold for which they'd kill.

Came an answer from the kingdom,
"With our brothers we will share
All the secrets of our mountain,
All the riches buried there."

Go ahead and hate your neighbor,
Go ahead and cheat a friend.
Do it in the name of Heaven,
You can justify it in the end.
There won't be any trumpets blowing
Come the judgement day,
On the bloody morning after....
One tin soldier rides away.

Now the valley cried with anger,
"Mount your horses! Draw your sword!"
And they killed the mountain-people,
So they won their just reward.

Now they stood beside the treasure,
On the mountain, dark and red.
Turned the stone and looked beneath it...
"Peace on Earth" was all it said.

Go ahead and hate your neighbor,
Go ahead and cheat a friend.
Do it in the name of Heaven,
You can justify it in the end.
There won't be any trumpets blowing
Come the judgement day,
On the bloody morning after....
One tin soldier rides away.

Go ahead and hate your neighbor,
Go ahead and cheat a friend.
Do it in the name of Heaven,
You can justify it in the end.
There won't be any trumpets blowing
Come the judgement day,
On the bloody morning after....
One tin soldier rides away.


Direct link
 

redred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20:01
English to Chinese
+ ...
STONE也都不认可,何况“局外人” Feb 9, 2008

chance wrote:

你说的电影我没看过,但是关于台湾问题我以前和Ibon 讨论过。

我的基本观点是应该考虑到战争对两岸人民都没什么好处,所以我反对这样的战争。另一方面,我觉得也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用六十年前的思想来指导今天的思想和行动,都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能不能更加尊重台湾人的愿望,而不是不择手段去实现那个“统一”。



[Edited at 2008-02-08 20:22] [/quote]

别人的政治文宣工作很了得,在论坛上下一步应该争取哪些人呢。其实思想不能达成共识就不谈罢了,还要吊起别人的这种政治喜好。恕我直言,你比女人还女人,很“小媳妇”。很会与别人套近乎,无论是生疏。有一栏,不是在谈论“你和您”的区别,喜欢用“你”就用“你”或“您”,从这里请教到那里,总算得出结论,哪里应该用“你”及“您”。

[Edited at 2008-02-09 05:41]


Direct link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20:01
English to Chinese
+ ...
这里没有人做政治文宣工作 Feb 9, 2008

redred wrote:

别人的政治文宣工作很了得,在论坛上下一步应该争取哪些人呢。其实思想不能达成共识就不谈罢了,还要吊起别人的这种政治喜好。恕我直言,你比女人还女人,很“小媳妇”。很会与别人套近乎,无论是生疏。有一栏,不是在谈论“你和您”的区别,喜欢用“你”就用“你”或“您”,从这里请教到那里,总算得出结论,哪里应该用“你”及“您”。


谈论人生与社会,为的是让人的脑袋清楚些,能做深入的思考,不会人云亦云,以至于受到政客们煽情的挑拨,造成人群社会的不幸。

如果有人要完全否定另一个人的存在,那么那个人当然能够对这个人“也都不认可”。但事实上,人不可能完全否定另一个人的存在,所以在STONE与我的交锋里可以看见她认可我及/或我认可她的论点--这就是人类沟通的目的:真理、真相越辩越明。大概只有 muddled heads 才会以为可以采用打迷糊仗或高张声势的方式压倒别人的观点和意见。

顺道提醒一下,你那个“小媳妇”涉及“人身攻击”,最好拿掉。如果别人的论点有隙,你可以就事论事,指出那个缝隙的严重性,但绝对不可做出人身攻击的言行。


[Edited at 2008-02-09 06:02]


Direct link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20:01
English to Chinese
+ ...
所以... Feb 9, 2008

chance wrote:

捷克那位是个票数很少的小党(绿色党),估计他当选的可能性不大。


我说啦,要当一位“世界公民的绿人”很容易,想当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则不可能也是“世界公民”。


Direct link
 

traiston  Identity Verified
Australia
Local time: 22:01
Member (2008)
English to Chinese
+ ...
权利愈大,责任愈大 Feb 9, 2008

Spiderman的养父在临死告诉Peter,权利愈大,责任愈大。国家领导人自然不能畅所欲言,做世界公民了。如果像赵佶和朱由校那样,放着皇帝不做,天天画画,干木匠活,天下大乱是毫无疑问的。

至于萨科齐总统离婚、娶新娘的事情,我看实在是人之常情,何况是原第一夫人先抛弃了他。而且重新结婚,也有利于身心健康。

[Edited at 2008-02-09 07:30]


Direct link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20:01
English to Chinese
+ ...
从社会正义的观点看事情 Feb 9, 2008

怕事惧祸,这是任何渺小的个人都有的心理。因此,人群社会中积非成是的偏见有时非常严重,但却还是没有或很少人甘犯众怒,把问题明白指出来。

对于无功受禄或功小过大却受厚禄,还大口大口吃喝社会辛劳的成果,吃得好像理所当然的人,称之为“米虫”并不为过。

由于台湾的特殊历史背景,我们有“人民的财产被侵吞变成某党的党产”和“特别政策性补贴利率给特定族群”的事情发生。那些事情发生在“非常时期”,可说是“情有可原”,但时代在进步之中,人们对于社会正义有了更深切的理解,不再认为那样的行政作为是恰当的政治手段,所以提出讨论。尤其台湾的“不当党产”和“军公教18%优惠存款利率补贴”多年来受到社会大众指摘。马英九竞选国民党党主席时,甚至承诺要“处理”党产(但“处理”的结果却是“销赃”而非“归还人民”)。许多获得18%优惠存款利率补贴的人,对于自己受到那种不符合社会正义的待遇,也感到受之有愧,因此极愿意让政府取消这样的优惠。

我的大哥从1951年11月26日被逮捕,监禁到1984年1月23日获赦返乡,唯一的“罪过”是他一直信仰“社会主义”,二战后在国民党政府接收台湾时,投入“中国共产党”在台湾的组织成为党员。三十二年多的青春换来的是在1997年发放的200万白色恐怖受难者补偿金,那大约是58,000美元,也就是说,32年平均每年补偿1812.50美元,或每月补偿151.04美元,每天不到5美元的补偿!但是,他并没有改变他对“社会正义”的信念,也没有改变他认为台湾应该从现实的观点出发,确定归属中国。

我的族人对他非常不谅解他,认为他受到“中国人”那样的欺负,竟然会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看待家乡,非常不可思议。但,我非常理解他,我非常明白他的看法与想法。在他看来,中国国民党党人虽然也是“中国人”,但他们是另类的自私自利的中国人,不是全部的中国人。在他看来,我们的先祖是从祖家迁移出来的旁系;前些日子,我带他参加族人相聚举行墓地完坟仪式时,他对我说:“你看,祖宅的主持人一直是大房的长子,我们不属于大房,所以我们迁出祖宅,但是在辈分上我们都是当今祖宅的主持人的叔公,他对我们也恭敬,见到我们必定招呼‘叔公好!’,族里有事必定前来请教我们的意见。你说说看,这样的叔公不当,难不成要对祖宅的主持人说,我们不再姓徐了,我们分为两个宗族,互不相干?台湾和中国的关系不是如此吗?”

这样的言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赞同,我当然有我自己的看法,同样和他论理,但我绝对不能说他的观点和想法错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这位大哥一向以文明做人处事,他是我打心眼佩服的人,即使假设他不是我的大哥,我也还是佩服他的思想和为人。

从社会正义的观点看事情、论是非、讲道理,以文明说服别人,有那么困难吗?可惜,在这个世间并非人人像我的大哥那样脑袋清楚,为人端正,凭着自己的良心、良知、良能做人做事,不会拿出冠冕堂皇的言词来讨好别人以掩藏自己想达到满足的私欲私利动机。可惜,并非人人都能“以文明说服别人”。


Direct link
 

traiston  Identity Verified
Australia
Local time: 22:01
Member (2008)
English to Chinese
+ ...
正义是一种普世的道德观 Feb 9, 2008

首先我要向文哲的长兄表达敬意!做一个有信仰的人不易,在如此困境下依然坚持自己信仰的人更是不易。

现在的社会比古代、中世纪要多元化。各种宗教信仰、各种道德观、世界观交替出现,此消彼长,甚至一种宗教内也会分裂出水火不容的教派(比如天主教和基督教之争)。而且我们还发现,在这个社会里,我们不得不和持有各种思想和信仰(没有信仰大概也应该属于一种信仰吧)共同生活在一片蓝天下。那么我们要坚持什么理念才能相安无事,和谐共存呢?我想我们应该追求一种普世的价值观,既正义、自由、平等、友爱。而正义应该是核心内容。正义的另一种解释是什么,我认为公平是正义的基础。我想只有以公正为核心思想的法律才会经受起时间的考验,才不至于出现泱泱大国的宪法几十年就做了数次大规模修改的事情。

“对于无功受禄或功小过大却受厚禄,还大口大口吃喝社会辛劳的成果,吃得好像理所当然的人,称之为“米虫”并不为过”,这是不正义的;而用户籍制度把农民限制在农村,生生撕裂出城乡的巨大落差,用剥削农民的方法加速工业化的方法则是制度性的不正义!我们都要为此付出代价,“出来混的,都要还的”,这都是一个道理。我觉得生活在这片土地的市民都欠农民的。我一向认为爱国、爱党和爱政府不能混淆在一起。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意识形态、上层建筑的惯性要比经济惯性大很多,但是在内外合力的作用下,中国正在慢慢转轨。将来的社会必定是公民的社会,公民有权要求自己的血汗钱——税收真正用在造福民祉之处,而不仅是落入某个党派或某一小撮人的口袋里。

做为翻译不敢自称为“知识分子”——这个觉得称号太沉重,但是坚守正义准则,做一个有良心、有爱心,同情并扶住弱者的文字工作者是应该的,因为我们每天都在接触文字,每天都在思考。

*有些观点来自罗尔斯的《正义论》。


Direct link
 

stone118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20:01
English to Chinese
+ ...
文明 Feb 9, 2008

文明並不是耍盡文字,掩飾或美化自己。文明乃基於誠實面對自己的過錯與野蠻;說得出什麼樣的話、就懂得用那樣的話來檢視及要求自己。閣下的言語我當然有認同之處,例如「凭着自己的良心、良知、良能做人做事,不会拿出冠冕堂皇的言词来讨好别人以掩藏自己想达到满足的私欲私利动机」,這些乃出於人類文明成果的普遍共識。可惜若有人總是夸夸其談,卻不將之先在自己身上實踐,那該人所為不過只是上演一場又一場的言語鬧劇。

根據你的發言脈絡,你想攻擊的是國民黨,卻將三十餘萬傻傻地領「一次性退休金」、將之儲存起來領取年息18%利息的軍公教人員,一竿子打為米蟲。事實上,在所有領國家退休金的軍公教人員中,這些人只佔 30% 左右,其他 70% 的聰明人都選擇了條件更穩固的「月退俸」,每個月約領取他在職時薪金的70%或更高。在領取一次性退休金者之中,其退休金達200萬以上者只佔 20%;若以200萬來計算,每年該人能拿到的錢是36萬。但事實上中低階軍公教人員之一次性退休金僅70-80萬,則其每年實際能拿到以供生活之需的金錢,也就僅有12到14萬餘元,相當於每月一萬元出頭。一個中低階軍公教人員在職時的月薪或本俸,大多數狀況下會是多少我並不清楚;但我想若是按月退俸領,比每月只拿到一萬元利息還少的機會,不會太大。

我看18%優惠利率的問題時,實在為那些領一次性退休金的人感到嘆惜。如果他們選擇於今看來更為穩固、又從來沒人罵的月退休俸,那還真是人生幸福美滿!為何同樣是退休,當初選了另一種領錢制度的人完全沒事,領一次性退休金者,就要被拿來當成政黨惡鬥時的箭靶?連一個沒在台灣服務人民過一天的人,都絲毫不覺得自己可恥地將他們一竿子全打成米蟲?!

說到底,18%優惠利率不是設計出來讓人變成「无功受禄或功小过大却受厚禄」的、違背社會公平正義的惡行,而只是軍公教人員退休金制度的兩種主要制度之一。論者如閣下,卻抓著這個制度說盡惡毒言語,還大言不慚認為自己文明!如果領一次性退休金的軍公教退休人員是米蟲,那麼照閣下的邏輯,領月退俸者也都是米蟲?還是軍公教人員通通都是米蟲?!是否人群社會中認為軍公教人員理應得到國家給予的退休後生活照顧的觀念是「积非成是的偏见」?我倒要說,你是「何德何能」,把你心中如此明顯又嚴重的偏見、謬誤與歧視,塗脂抹粉地說得好像是個文明的真知灼見?你有的是哪種德,揮舞的是哪種能,你老愛用的那種濫調「明眼人一看即知」,在這裏倒是頗適用的。

由於軍公教人員的薪金已經不像過去那麼低,不再需要特殊保障,18%優惠利率的改革,當然是必須進行。所以1995起也已凍結軍公教人員一次性退休金的18%優惠,其他各種後續的改革方案也頗有所討論。只是陳水扁2000年上任以後,還多次在競選場合向教師等特定群體「保證給予18%利率優惠」;2006 年初一度廢止所有18%優惠利率,當年年底又全數回復原狀。這個政策不只是國民黨的事,民進黨也同樣拿來做為討好選民或打選仗的工具,反覆將之利用到極致;該譴責的是兩黨都拿它來做為自利的工具,無辜的卻是那些選擇了一次性退休金的軍公教退休人員,老是被人隨時拿廉價的假文明言語來羞辱!

[修改时间: 2008-02-09 11:12]


Direct link
 
xxxchance
Frenc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老傅: Feb 9, 2008

现在我们面临着严峻考验,应该互称“您”还是“你”

redred wrote:
有一栏,不是在谈论“你和您”的区别,喜欢用“你”就用“你”或“您”,从这里请教到那里,总算得出结论,哪里应该用“你”及“您”。

[Edited at 2008-02-09 05:41]


Direct link
 
Wenjer Leuschel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20:01
English to Chinese
+ ...
好好检视国民党在台湾所作的事 Feb 9, 2008

stone118 wrote:

根據你的發言脈絡,你想攻擊的是國民黨,卻將三十餘萬傻傻地領「一次性退休金」、將之儲存起來領取年息18%利息的軍公教人員,一竿子打為米蟲。事實上,在所有領國家退休金的軍公教人員中,這些人只佔 30% 左右,其他 70% 的聰明人都選擇了條件更穩固的「月退俸」,每個月約領取他在職時薪金的70%或更高。在領取一次性退休金者之中,其退休金達200萬以上者只佔 20%;若以200萬來計算,每年該人能拿到的錢是36萬。但事實上中低階軍公教人員之一次性退休金僅70-80萬,則其每年實際能拿到以供生活之需的金錢,也就僅有12到14萬餘元,相當於每月一萬元出頭。一個中低階軍公教人員在職時的月薪或本俸,大多數狀況下會是多少我並不清楚;但我想若是按月退俸領,比每月只拿到一萬元利息還少的機會,不會太大。


我并不想攻击国民党,也没有攻击任何的个人人身,而是攻击那些不符合社会正义的选择性图利政策。18%优惠存款利率补贴只是其中的一项,70%在职薪金的月退俸也是一项,都是不符合社会正义的政策性政治操作。因此,近二十年来在台湾才会渐渐把这些事实拿出来讨论,连那些曾经受惠于这种差别政策的人之中都有许多人感到愧为米虫。那么,为什么国民党还要坚持用这类的政策办法笼络特定族群?


Direct link
 
Pages in topic: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对人生与社会的思考

Advanced search






LSP.expert
You’re a freelance translator? LSP.expert helps you manage your daily translation jobs. It’s easy, fast and secure.

How about you start tracking translation jobs and sending invoices in minutes? You can also manage your clients and generate reports about your business activities. So you always keep a clear view on your planning, AND you get a free 30 day trial period!

More info »
Déjà Vu X3
Try it, Love it

Find out why Déjà Vu is today the most flexible, customizable and user-friendly tool on the market. See the brand new features in action: *Completely redesigned user interface *Live Preview *Inline spell checking *Inline

More info »



Forums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
  • Foru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