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in topic:   [1 2] >
How to handle the anti-competition part in a confidential agreement (请教:关于保密协议中的同业竞争条款)
Thread poster: lbone

lbone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Feb 4, 2007

有些agency在询求合作时,要求签保密协议。保守客户和翻译公司的商业机密这一点我可以理解,但有时保密协议中会附加竞业禁止条款,这种条款让人不知如何签署。

这种情况我最近碰到过两次,一次是一家UK的翻译公司,给我发了一封信,建议我去他们公司网站注册译员。我从他们指定的数据库入口网页进去,花了半小时把好几页东西一条条写完就退出了。后来我
... See more
有些agency在询求合作时,要求签保密协议。保守客户和翻译公司的商业机密这一点我可以理解,但有时保密协议中会附加竞业禁止条款,这种条款让人不知如何签署。

这种情况我最近碰到过两次,一次是一家UK的翻译公司,给我发了一封信,建议我去他们公司网站注册译员。我从他们指定的数据库入口网页进去,花了半小时把好几页东西一条条写完就退出了。后来我觉得有些东西要改,再回到那个网页登录进去,结果一进去就是一则要求我确定的合作协议(刚才填写会员资料时压根没出现过这个协议),其中包括竞业禁止条款,大意是我今后不得与他们公司竞争项目,也可能是指未来不能在我参与过的项目的最终客户上与他们竞争,记不太清了。我看得不爽,没确认就退出了。

另一次是最近刚配合一家公司拿到一个项目(我做的是校对),他们拿到项目后,希望我承担项目的翻译工作,另外也提出要签署保密协议。

对于尊重翻译公司和最终客户的商业机密,我没有异议。但竞业禁止却让我觉得很难办。应该说我没有兴趣专门去抢合作公司的客户,因为在我看翻译公司就是我的推销员,我巴不得和客户打交道这些商务上的事他们都帮我全包了。我也不是那么缺翻译活,没必要这样做。但就我过去翻译的经验看,很多大公司(比如华为、宝洁、IBM、摩托罗拉、GE这类超大公司)会把翻译项目分包给多家不同翻译公司做,很多知名大公司项目我都通过不同翻译公司做过,如果我签了这种竞业禁止协议,那我翻译过一个项目,无论大小,以后可能通过不同渠道合作的最终客户就少了一家。我实在不愿意看见这种事情发生。

请大家谈谈意见。

[Edited at 2007-02-04 04:45]
Collapse


 

Wenjer Leuschel (X)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有問題嗎? Feb 4, 2007

老實說,我一點都看不出問題。

作為一個自由翻譯者,客戶大多是中介業者,非常可能一個終端業者也沒有,因此那種條款毫無影響。

終端客戶在中國投資,有翻譯的需求,他們不可能只通過一家翻譯公司尋求滿足。比較平常的做法是選擇幾家信譽較佳的業者,讓他們互相競價,一方面看他們控制翻譯質量的能力,一方面看他們控制翻譯成本的能力。這樣
... See more
老實說,我一點都看不出問題。

作為一個自由翻譯者,客戶大多是中介業者,非常可能一個終端業者也沒有,因此那種條款毫無影響。

終端客戶在中國投資,有翻譯的需求,他們不可能只通過一家翻譯公司尋求滿足。比較平常的做法是選擇幾家信譽較佳的業者,讓他們互相競價,一方面看他們控制翻譯質量的能力,一方面看他們控制翻譯成本的能力。這樣做可以挑出績效最好、差強人意的業者作為長期合作的對象。

翻譯公司要求翻譯者簽署同業競爭條款,主要的用意是不讓翻譯者跳過他們,直接和終端客戶接觸。這對不以終端客戶為市場對象的翻譯者,一點都沒有影響。翻譯者從別的客戶處拿到同一家終端客戶公司的稿件,這是很平常的現象,甚至無須向中介業者報告,那些中介業者心知肚明。比方說,Siemens, Bosch, Carrefour, IBM, Microsoft, Discovery Channel 等等國際性大公司的翻譯需求,向來由不同管道發稿,沒有任何一家中介公司可以壟斷下游的譯者群;即使每一位翻譯者都簽署了同業競爭排除條款,他們也沒有權利要求翻譯者不得從其它同業取得相同終端客戶的稿件。

法律效力的依據必須合情合理,違反善良風俗的合約不具任何法律效力;因此,那種條款其實只是擺設,真正達到訴訟地步時,一點效力都沒有,所以可以毫無顧忌簽署。
Collapse


 

lbone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如何区分什么算竞争呢? Feb 4, 2007

应该说,大公司不可能把稿件给自由译者,他们只会给翻译公司,小公司找一家就够了,也没有多少可以竞争的余地。

除了翻译行业,我也在其它行业了解过签署过竞业禁止协议,竞业禁止条款的典型表述是公司雇员离开公司后不得加入另一家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公司或另一家公司中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部门。另外,有一个时限,一般是三年。

竞业禁
... See more
应该说,大公司不可能把稿件给自由译者,他们只会给翻译公司,小公司找一家就够了,也没有多少可以竞争的余地。

除了翻译行业,我也在其它行业了解过签署过竞业禁止协议,竞业禁止条款的典型表述是公司雇员离开公司后不得加入另一家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公司或另一家公司中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部门。另外,有一个时限,一般是三年。

竞业禁止的情况很清楚,基本所有行业都是一样的,就是要求不允许直接或间接参与或协助竞争。自由译者如果从其它翻译公司接同一家最终客户的项目,明显就是间接参与或协助了竞争公司的竞争业务,这本来就是竞业禁止最典型的情况,怎么能说没有影响了。

一个很有名的例子是李开复,他从微软跳到google,他是雇员,不是另开了公司,结果因“竞业禁止”受到微软的起诉。

另外,就我了解的情况,大公司与翻译公司的关系并不是你所描述的那样。就我的经验,不少大公司的翻译业务是交给多家翻译公司做(可能是同时,也可能是不同阶段),而不是选定一家翻译公司,最后给一家翻译公司做。

[Edited at 2007-02-04 06:14]
Collapse


 

Wenjer Leuschel (X)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法律上有準的 Feb 4, 2007

lbone wrote:

应该说,大公司不可能把稿件给自由译者,他们只会给翻译公司,小公司找一家就够了,也没有多少可以竞争的余地。

除了翻译行业,我也在其它行业了解过签署过竞业禁止协议,竞业禁止条款的典型表述是公司雇员离开公司后不得加入另一家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公司或另一家公司中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部门。另外,有一个时限,一般是三年。

竞业禁止的情况很清楚,基本所有行业都是一样的,就是要求不允许直接或间接参与或协助竞争。自由译者如果从其它翻译公司接同一家最终客户的项目,明显就是间接参与或协助了竞争公司的竞争业务,这本来就是竞业禁止最典型的情况,怎么能说没有影响了。

一个很有名的例子是李开复,他从微软跳到google,他是雇员,不是另开了公司,结果因“竞业禁止”受到微软的起诉。

另外,就我了解的情况,大公司与翻译公司的关系并不是你所描述的那样。就我的经验,不少大公司的翻译业务是交给多家翻译公司做(可能是同时,也可能是不同阶段),而不是选定一家翻译公司,最后给一家翻译公司做。


從後頭說起。經常需要翻譯服務的大型終端客戶,為了防止弊端,內部會有規定,不允許任何部門自行選定一家翻譯公司,而是有一定的選擇控管程序,因此搭配的翻譯公司絕對不會只有一家,甚至刻意造成那些公司之間的競爭,以獲得最佳的績效:質量和成本績效。

李開復的案例是微軟根據與他之間的合約的控告,裁定需要經過法庭依據法律程序審理。在自由翻譯者的活動範圍內,這種情況幾乎不可能發生,除非翻譯者想轉為人家公司的正式雇員。

如何區分什麼算競爭?你如果寫信告訴終端客戶,翻譯是你做的,肯定中介的業者不會高興;情節嚴重,還會對你提出告訴。同業競爭的定義不就很明白了嗎?市場行為有一定的規矩,將心比心,尊重他人的存在,你就永遠不會觸犯那種同業競爭條款,簽署了就是,你認為不合理的,在法庭上自然會還給你公道。


 

lbone  Identity Verified
China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TOPIC STARTER
感谢回复 Feb 4, 2007

感谢文哲的多次回复。

竞业禁止一向是个不受欢迎的条款。这也是我几年前离开原来服务的公司,选择自由职业的主要原因之一。

应该说,目前碰到的这种公司数量不多,从统计数字上看没超过1/10,但一旦我和他们合作,就不是这个权重了,因为我不太可能经常性地从10家公司接项目。一般而言如果翻译公司量比较足的话,有时两三家的就够作了。只是因为我最近在作业务重心调整,所以需要重新考虑。

打算碰到时具体再看看,有必要时和他们讨论。另外其它译者有什么意见,也欢迎讨论。


 

Zhoudan  Identity Verified
Local time: 18:51
Member (2007)
English to Chinese
+ ...
你说的可能是non-solicitation agreement Feb 4, 2007

假定你从A和B两家翻译公司拿到C(最终客户)的稿件,我觉得你两家都做,应该不属于禁止的范围。翻译公司要求签订这种条款,无非是要求你不要跳过翻译公司直接去找最终客户。这种协议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这跟李开复的情况应该是两码事。


lbone wrote:

应该说,大公司不可能把稿件给自由译者,他们只会给翻译公司,小公司找一家就够了,也没有多少可以竞争的余地。

除了翻译行业,我也在其它行业了解过签署过竞业禁止协议,竞业禁止条款的典型表述是公司雇员离开公司后不得加入另一家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公司或另一家公司中与原公司有业务竞争的部门。另外,有一个时限,一般是三年。

竞业禁止的情况很清楚,基本所有行业都是一样的,就是要求不允许直接或间接参与或协助竞争。自由译者如果从其它翻译公司接同一家最终客户的项目,明显就是间接参与或协助了竞争公司的竞争业务,这本来就是竞业禁止最典型的情况,怎么能说没有影响了。

一个很有名的例子是李开复,他从微软跳到google,他是雇员,不是另开了公司,结果因“竞业禁止”受到微软的起诉。

另外,就我了解的情况,大公司与翻译公司的关系并不是你所描述的那样。就我的经验,不少大公司的翻译业务是交给多家翻译公司做(可能是同时,也可能是不同阶段),而不是选定一家翻译公司,最后给一家翻译公司做。

[Edited at 2007-02-04 06:14]


 

Wenjer Leuschel (X)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情理法 Feb 4, 2007

lbone wrote:

感谢文哲的多次回复。

竞业禁止一向是个不受欢迎的条款。这也是我几年前离开原来服务的公司,选择自由职业的主要原因之一。

应该说,目前碰到的这种公司数量不多,从统计数字上看没超过1/10,但一旦我和他们合作,就不是这个权重了,因为我不太可能经常性地从10家公司接项目。一般而言如果翻译公司量比较足的话,有时两三家的就够作了。只是因为我最近在作业务重心调整,所以需要重新考虑。

打算碰到时具体再看看,有必要时和他们讨论。另外其它译者有什么意见,也欢迎讨论。


Ibone,

我有個壞毛病:事事都有意見,又喜歡大聲思考。

在我看來,任職合約上的同業競爭條款產生的原因,部分是來自於那些沒有自信的業者想出來的自以為是規定。雇主與雇員之間的關係當然需要法律保障,但合約內容不得違反法律賦予人人的基本權利,而且法律必須符合常情常理,不得違反公平交譯的善良風俗,這是法理學上的思考依據。因此,原雇主可以控訴離職員工跳槽競爭對手,但在法庭上是否勝訴,那還是未定之數,因為具體情況是否構成違約要件,還得由法庭根據合約內容的合理性以及具體證據做出判斷。有時冒著受到競業條款的控訴跳槽,即使敗訴賠款,得到的總結果還比窩在不合理對待的雇主底下賣命值得。這種案例我在台灣的翻譯業界見過多起,所以我敢斬釘截鐵說,簽署那種條款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當然,如果合約的內容有一條讓人不安的條款,最好還是不簽署的好。不過,如果摸得清楚那個條款的效力,知道在最不濟的情況下,自己會損失什麼,也願意犧牲那最不濟的損失,那就可以簽署。有點像戀愛和婚姻,前者沒有明文規定的責任、權利和義務,愛怎麼談戀愛都行,婚姻則有法律規範的責任、權利和義務,一方認為對方不符合規範條件,隨時可以根據法律求去,甚至求償。

雇用合約也如同後者,但自由翻譯者像是只談戀愛的不婚族。既然稱為自由譯者,那就是擺明了是屬於不婚的劈腿族,保密合約外加競業條款,事實上一點作用都沒有,因為自由譯者不會蠢到讓一位中介業者客戶知道另一位中介業者客戶轉來同一個終端客戶的翻譯文稿。

再者,有自信的翻譯者甚至明白告訴客戶,這家終端客戶公司的東西我做過,而且是從不同通路來的文稿;而有自信的翻譯公司知道自己不虧待譯者,照樣和那樣的自由譯者達成合作協議。

舉個小小的例子:某家與我合作兩年的中介公司,公司內部經歷多次人事變動,但我都能和老板溝通。雖然他嫌我貴,但真要應付問題,到頭來還是找我。一月十五日,老板要我分析一份文件,我分析結果是:將近九萬字的文稿裡只有一千八百個單詞是以往沒有通過該公司做的文字。我把分析結果據實傳輸給他,他透露他們內部的分析只有兩、三百個單詞是以往翻譯過的,所以我的分析應該是正確的。他順道要求我把 TM 傳輸給他,我找出前此早已傳輸給他的 TM,告訴他:你們已經有了。他也承認確實已經有了。但我問起幾時這個文稿動工,他的回答是:終端客戶批准才能動工。結果在一月三十一日他旗下的一位 PM 來信說,那個稿件必須在二月四日交稿,好讓他們能在二月五日交給終端客戶,問我是否可以做到。我沒告訴他們的是,這之間我通過其它業者取得的同一家終端客戶公司的文稿三件,當初分析時使用的 TM 只是通過他們取得的稿件取下的 TM,如果連同我以往為其它業者做的同一客戶的文件所取下的 TM,實際上只有不到七百個單詞需要翻譯。於是,我不僅答應那位 PM 二月四日交稿,而且交出已經 DTP 處理過的稿件,甚至把參與工作的翻譯者和 DTP 專家名單都告訴他。一個小時後,他的頂頭上司來信道歉,說是失察才會把這個稿件壓這麼久,剩下這麼一點時間,希望我還是一秉以往的質量控制做好該份稿件。我客氣請他安心。其實,二月一日我已做好那份稿件,當天晚上讓在天津出差的譯者完成補譯六百七十單詞和審校其它部分的工作,二月二日交給 DTP 專家處理排版工作,二月四日當然很順利交出乾乾淨淨的翻譯稿。

這個案例中,業者依據我的分析摳苛以往重複的翻譯單詞數,給予的費用不是我要求新單詞的 0.12 一個單詞,而是平均每個單詞只有 0.08--這就足夠分享給審校的譯者和 DTP 專家:前者只需補譯 670 個字,檢查一下套用的 TM 是否有問題,平均每個實際工作處理的單詞得到 0.33125 的酬勞,而 DTP 專家每個單詞得 0.0255348 的酬勞,相當於簡單的排版工作每頁賺三美元 (這裡說的全是美元計價);大家都做得輕鬆愉快,大家都願意繼續合作,因為大家都明白團結就是力量。幫我補譯和審校的譯者以及做 DTP 的專家會受到該業者增加一點小利而直接和他做嗎?不會。因為我給的工作不只來自於該業者,還有許許多多從別的中介業者派來的項目,除非他們想找些累死自己的活來幹,他們不會由於揣測我獲利比他們自己多而打翻醋桶子跟我翻臉 (如某些已被淘汰的譯者)。

我怎會不曉得業者在一月十五日到三十一日之間不是在拼命地尋找低價的譯者呢?可是,九萬字在十五天要做好,那是一天得做六千字的量;哪個笨蛋翻譯者會那樣承接項目的?!哪個業者敢給初次接洽的翻譯者那樣的項目?原本與該業者有往來的低價譯者,由於大量承接該公司的文稿,積攢的 TM 當然不如我從多個通道來的終端客戶的文稿所能積攢的多,他們會害怕無法如期交稿,當然也不敢承接!即使接了也很容易砸鍋。

顯然,聰明的業者不會在合約裡耍小手段摳苛翻譯者,只有愚蠢的業者才會想用那些沒有多大效力的競業條款來綁住翻譯者。

老實說,周丹對那個條款的判斷比較合理。我前頭說的也是那樣的東西。

又及:客戶當然有選擇譯者的自由,我們自由譯者也同樣有選擇客戶的自由。太過份的客戶可以客氣拒絕,太過份的譯者也同樣可以客氣拒絕。自由市場非常自由,沒有則任義務就沒有權利,沒有權利就沒有責任義務。 You don't own me and you don't owe me, either.


[Edited at 2007-02-04 12:30]


 

Yi-Hua Shih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精彩故事 Feb 4, 2007

這個故事實在精彩,雖然對行情與價碼非常陌生的我也只得跳過那些數字部份,不過就我看來應該無疑問地可稱為翻譯這種行業裏的精彩商戰故事吧!(雖然有些畫蛇添足的句子破壞了故事的完美性,不過沒辦法,文哲兄老愛加那麼幾句不襯景的個人評論,看也看習慣了


Wenjer Leuschel wrote:

Ibone,

我有個壞毛病:事事都有意見,又喜歡大聲思考。

在我看來,任職合約上的同業競爭條款產生的原因,部分是來自於那些沒有自信的業者想出來的自以為是規定。雇主與雇員之間的關係當然需要法律保障,但合約內容不得違反法律賦予人人的基本權利,而且法律必須符合常情常理,不得違反公平交譯的善良風俗,這是法理學上的思考依據。因此,原雇主可以控訴離職員工跳槽競爭對手,但在法庭上是否勝訴,那還是未定之數,因為具體情況是否構成違約要件,還得由法庭根據合約內容的合理性以及具體證據做出判斷。有時冒著受到競業條款的控訴跳槽,即使敗訴賠款,得到的總結果還比窩在不合理對待的雇主底下賣命值得。這種案例我在台灣的翻譯業界見過多起,所以我敢斬釘截鐵說,簽署那種條款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當然,如果合約的內容有一條讓人不安的條款,最好還是不簽署的好。不過,如果摸得清楚那個條款的效力,知道在最不濟的情況下,自己會損失什麼,也願意犧牲那最不濟的損失,那就可以簽署。有點像戀愛和婚姻,前者沒有明文規定的責任、權利和義務,愛怎麼談戀愛都行,婚姻則有法律規範的責任、權利和義務,一方認為對方不符合規範條件,隨時可以根據法律求去,甚至求償。

雇用合約也如同後者,但自由翻譯者像是只談戀愛的不婚族。既然稱為自由譯者,那就是擺明了是屬於不婚的劈腿族,保密合約外加競業條款,事實上一點作用都沒有,因為自由譯者不會蠢到讓一位中介業者客戶知道另一位中介業者客戶轉來同一個終端客戶的翻譯文稿。

再者,有自信的翻譯者甚至明白告訴客戶,這家終端客戶公司的東西我做過,而且是從不同通路來的文稿;而有自信的翻譯公司知道自己不虧待譯者,照樣和那樣的自由譯者達成合作協議。

舉個小小的例子:某家與我合作兩年的中介公司,公司內部經歷多次人事變動,但我都能和老板溝通。雖然他嫌我貴,但真要應付問題,到頭來還是找我。一月十五日,老板要我分析一份文件,我分析結果是:將近九萬字的文稿裡只有一千八百個單詞是以往沒有通過該公司做的文字。我把分析結果據實傳輸給他,他透露他們內部的分析只有兩、三百個單詞是以往翻譯過的,所以我的分析應該是正確的。他順道要求我把 TM 傳輸給他,我找出前此早已傳輸給他的 TM,告訴他:你們已經有了。他也承認確實已經有了。但我問起幾時這個文稿動工,他的回答是:終端客戶批准才能動工。結果在一月三十一日他旗下的一位 PM 來信說,那個稿件必須在二月四日交稿,好讓他們能在二月五日交給終端客戶,問我是否可以做到。我沒告訴他們的是,這之間我通過其它業者取得的同一家終端客戶公司的文稿三件,當初分析時使用的 TM 只是通過他們取得的稿件取下的 TM,如果連同我以往為其它業者做的同一客戶的文件所取下的 TM,實際上只有不到七百個單詞需要翻譯。於是,我不僅答應那位 PM 二月四日交稿,而且交出已經 DTP 處理過的稿件,甚至把參與工作的翻譯者和 DTP 專家名單都告訴他。一個小時後,他的頂頭上司來信道歉,說是失察才會把這個稿件壓這麼久,剩下這麼一點時間,希望我還是一秉以往的質量控制做好該份稿件。我客氣請他安心。其實,二月一日我已做好那份稿件,當天晚上讓在天津出差的譯者完成補譯六百七十單詞和審校其它部分的工作,二月二日交給 DTP 專家處理排版工作,二月四日當然很順利交出乾乾淨淨的翻譯稿。

這個案例中,業者依據我的分析摳苛以往重複的翻譯單詞數,給予的費用不是我要求新單詞的 0.12 一個單詞,而是平均每個單詞只有 0.008,但事實上每個單詞的酬勞是 0.08316--這就夠分享給審校的譯者和 DTP 專家:前者只需補譯 670 個字,檢查一下套用的 TM 是否有問題,平均每個實際工作處裡的單詞得到 0.33125 的酬勞,而 DTP 專家每個單詞得 0.0255348 的酬勞,相當於簡單的排版工作每頁賺三美元 (這裡說的全是美元計價);大家都做得輕鬆愉快,大家都願意繼續合作,因為大家都明白團結就是力量。幫我補譯和審校的譯者以及做 DTP 的專家會受到該業者增加一點小利而直接和他做嗎?不會。因為我給的工作不只來自於該業者,還有許許多多從別的中介業者派來的項目,除非他們想找些累死自己的活來幹,他們不會由於揣測我獲利比他們自己多而打翻醋桶子跟我翻臉 (像某些已經被我淘汰的譯者一樣)。

我怎會不曉得業者在一月十五日到三十一日之間不是在拼命地尋找低價的譯者呢?可是,九萬字在十五天要做好,那是一天得做六千字的量;哪個笨蛋翻譯者會那樣承接項目的?!哪個業者敢給初次接洽的翻譯者那樣的項目?原本與該業者有往來的低價譯者,由於大量承接該公司的文稿,積攢的 TM 當然不如我從多個通道來的終端客戶的文稿所能積攢的多,他們會害怕無法如期交稿,當然也不敢承接!即使接了也很容易砸鍋。

顯然,聰明的業者不會在合約裡耍小手段摳苛翻譯者,只有愚蠢的業者才會想用那些沒有多大效力的競業條款來綁住翻譯者。

老實說,周丹對那個條款的判斷比較合理。我前頭說的也是那樣的東西。


 

chance (X)
French to Chinese
+ ...
同意 Feb 4, 2007

如果你仍有顾虑,也可能你另有想法?
Zhoudan wrote:

假定你从A和B两家翻译公司拿到C(最终客户)的稿件,我觉得你两家都做,应该不属于禁止的范围。翻译公司要求签订这种条款,无非是要求你不要跳过翻译公司直接去找最终客户。这种协议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这跟李开复的情况应该是两码事。



 

Wenjer Leuschel (X)  Identity Verified
Taiwan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 ...
德文論壇也在談這類的合約 Feb 6, 2007

http://www.proz.com/topic/65248

那些譯者的意見都很有趣。有空再翻譯出他們談到的精要部分。


 

betterlife
China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这事也让我纠结很久了 Jun 25, 2011

本来想开个新贴的,不过既然这里有现成的,我就拿来一用了。

假如有A和B两个客户,A为大的译社或直接客户,B为小译社(我在与他们合作时不知道他们彼此有合作)。如果我同时与A和B合作,或者在B之前已与A建立了合作关系,对于B来说,难道是我抢了他的客户?

假如在与B合作过程中,A主动跳过B来找我,我算违反协议吗?

注:以上情形都是假设,但是不排除以后有这种可能,所以有点担心。


 

Zhoudan  Identity Verified
Local time: 18:51
Member (2007)
English to Chinese
+ ...
如果 Jun 26, 2011

betterlife wrote:


假如有A和B两个客户,A为大的译社或直接客户,B为小译社(我在与他们合作时不知道他们彼此有合作)。如果我同时与A和B合作,或者在B之前已与A建立了合作关系,对于B来说,难道是我抢了他的客户?



我认为不算。


betterlife wrote:

假如在与B合作过程中,A主动跳过B来找我,我算违反协议吗?



这也不算。我认为,只要不是你主动去找A,或者在你不知道A和B存在这种关系的情况下,你找了A,都不算违反协议。如果B在与你合作的过程中,告诉你业务是从A那里来的,你就不能去找A。


 

ysu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05:51
English to Chinese
+ ...
同意 Jun 26, 2011

Zhoudan wrote:

我认为,只要不是你主动去找A,或者在你不知道A和B存在这种关系的情况下,你找了A,都不算违反协议。如果B在与你合作的过程中,告诉你业务是从A那里来的,你就不能去找A。

通常 B 不会告诉你它的业务是从 A 那里来的,但有时你从原文中就可看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企图绕过 B 而主动去找 A,那就不但违反协议,而且违背道德。

但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翻译社让你做同一最终客户的项目,这种情况是经常发生的。某些翻译社在协议中规定,你不得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为他的最终客户提供任何服务,甚至规定在你停止为它工作之后一年内也不得为该最终客户提供任何服务。这种土政策不但 unenforceable,而且 illegal。即使将来上法庭,法官也不会站在它那边。

至于李开复,如果他原来与微软签署的合约中确实包含“离开微软后一年内不得到竞争对手处工作”的条款,那他确实就应该遵守。否则微软起诉他就完全有法律依据。这种条款的主要目的是保护原雇主的技术和商业秘密。而翻译与翻译社之间的关系并非是 employer 与 employee 的关系,只是合同关系。翻译同时通过不同翻译社为同一最终客户提供翻译服务,并不牵涉任一翻译社的技术和商业秘密。因此,这两种情况完全是两码事。


[Edited at 2011-06-27 01:44 GMT]


 

betterlife
China
Local time: 18:51
English to Chinese
万一遇上无赖呢 Jun 28, 2011

假如我同时和A、B建立合作关系。A规模大,手续烦,回复慢,派活也慢,所以B捷足先登与我先合作了。(假设)B告诉我,他的稿件是从A那儿来的;或者我在B的稿件中发现了A的信息。与此同时,A打算给我派稿了。这个时候难道要放弃A吗?B要是一口咬定我是和他先合作的,是“后来”从他手里抢了客户,那该怎么办?

以上为假设;

以下为真实情况:


“你不得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为他的最终客户提供任何服务,甚至规定在你停止为它工作之后一年内也不得为该最终客户提供任何服务。”类似的协议我也签过。对方笼统提到客户(就是说翻译公司也不行咯)。我记得还有一条说:“不保证录用译员……此协议也并非雇佣合同……”已经签了,怎么办呢?


 

ysun  Identity Verified
United States
Local time: 05:51
English to Chinese
+ ...
签了就签了,不必担心 Jun 28, 2011

betterlife wrote:

以下为真实情况:


“你不得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为他的最终客户提供任何服务,甚至规定在你停止为它工作之后一年内也不得为该最终客户提供任何服务。”类似的协议我也签过。对方笼统提到客户(就是说翻译公司也不行咯)。我记得还有一条说:“不保证录用译员……此协议也并非雇佣合同……”已经签了,怎么办呢?

如我上面所述:“这种土政策不但 unenforceable,而且 illegal。即使将来上法庭,法官也不会站在它那边。”

这种条款是不懂相关法律的翻译社从类似于李开复与微软签署的那种雇佣合同中照猫画虎抄来的,不适用于翻译与翻译社之间的关系。


 
Pages in topic:   [1 2]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How to handle the anti-competition part in a confidential agreement (请教:关于保密协议中的同业竞争条款)

Advanced search






Protemos translation business management system
Create your account in minutes, and start working! 3-month trial for agencies, and free for freelancers!

The system lets you keep client/vendor database, with contacts and rates, manage projects and assign jobs to vendors, issue invoices, track payments, store and manage project files, generate business reports on turnover profit per client/manager etc.

More info »
Wordfast Pro
Translation Memory Software for Any Platform

Exclusive discount for ProZ.com users! Save over 13% when purchasing Wordfast Pro through ProZ.com. Wordfast is the world's #1 provider of platform-independent Translation Memory software. Consistently ranked the most user-friendly and highest value

More info »



Forums
  • All of ProZ.com
  • Term search
  • Jobs
  • Forums
  • Multiple search